我們都傻,不是嗎。

| on
04:10
「他跟我求婚了。」撫摸著手上閃閃發亮的鑽戒,她淡淡地說,望進他的眼裡。
「戴著戒指,算是答應了吧。」像是個問句,但也不是,他說。
「你覺得怎麼樣?他跟我說結婚後就和他到國外生活。」她說,試探性的。
「嗯,也挺好的吧,他對你那麼好,也算是找到一個好人嫁了吧。」他答,眼神游離,笑得不自然。

餐桌上,還有兩杯還沒有清空的紅酒,一杯上面還有她的唇印。
空氣里瀰漫著意大利麵香料里遺留下的味道,有起司。
他們之間隔著一小截還在燃燒的香氛蠟燭,上面寫著「好眠」。
似乎嘲諷著眼前的這兩個人今晚睡眠上需要一些幫助。

「就這樣嫁到國外了,你捨得嗎。」她沖他微微一笑,是蠟燭的倒影,還是她眼中真的有淚光。
「他對你好,我放心。」他說,握著酒杯的手指緊得發白,卻面無表情。


她看著這個坐在她眼前的男人,這個自己曾經傾其所有去愛的男人。
如今對於她手上的鑽戒是否還能像以往一樣淡定。
他在她的公寓里,經常來。
她從不下廚,只把酒準備好,菜色總是他搞定。
家裡的鑰匙他一直都有一把,連求婚的那位都沒有。

這樣的關係維持了多少年,她早已不記得。
但也好像是唯一能把他留在身邊的方式。
飯後總是纏綿的時間,隔天天亮,她總為他沖好一杯咖啡,送他上班。
是那麼地有默契,卻也是那麼地不超出範圍。

「你愛他嗎。」他問,目光緊盯著燭火。

起身,跨坐在他雙腿之間,像是習慣一樣,吻了他,什麼也沒說。
「你還要什麼樣的答案。」她說,咬緊了嘴唇,恨不得用一切表達方式去告訴他答案。
「你是我的。」他霸道地抓著她的腰,往他身前壓,讓她眼神沒有退讓的餘地。
「那麼多年了,你真的要我嗎。」她沒有哭,雙手撐在他肩膀上,回應他的眼神。

他們都很倔強。
似乎所有情緒都只能在翻雲覆雨的用力中表達。
他知道,自己不能沒有她,卻也知道不能攔著她的幸福。

可沒有他,該怎麼幸福。

「再見。」她說,一如往常地送他上班。
「後天再來。」摸了摸她的臉蛋,他說。

他再也沒有找到她。
再回去屋子的時候,屋裡早已清空,鑰匙還沒換,但卻已經沒有她的蹤跡。
這一刻,他才發現,往常小小的公寓這一刻卻是大的刺眼。
而他,再也來不及把手上準備好的鑽戒交給她。

她還是走了。
披上白紗,嫁給了那個對她不霸道的人。

「你終究不肯說愛我啊。」
送他上班的那一天,闔上門,她緊緊環抱自己和眼淚。
那一場大哭像是送別這麼多年來和他的關係。

我們都傻,不是嗎。


衝動呢。

| on
20:03
是很慣性地想以一張照片為每一篇blog的開始。
但這次沒有。
純粹文字。

起床的時候,習慣把飛行模式關掉。
一連串的震動總會作為一個早上的開始。
公事、私事、無關緊要的事。

那天早上我沒動,就這樣放任電話震動。
我望著天花板,心裡有點沉重,這個早晨不想被開啟。

我歎了一口氣,回想起生命中出現的那些人。
到底是當中哪一個人,哪一件事讓我失去了對一個人的衝動。
是哪一個開關,讓我變成這樣。

會重新認識一個人,也會對一個人的新開始有熱忱和衝動。
但無奈這樣的衝動都維持不了多久。
聊著聊著,就只剩下一貫保護自己的微笑。

處之淡然。

再也沒掀起我心中的波瀾。

我不是要聽見自己在他們心裡有多特別,遇見我有多幸運。
而是共鳴。
話不投機半句多啊。
說白了,不過是想要一個相處舒服,不需要再患得患失的一個人。

是啊,患得患失。

厭倦了稍微要開始的吵架;厭倦了自己對這樣的事冷漠的態度。
不是不相信愛情,而是也不想將就。
一個人的生活是很精彩,但不完全精彩的地方就在於身邊總是也沒有空下來的時候。

盯著天花板發呆的那一刻,你的臉浮現眼前。
你在笑。
像是在笑我,也成為了那個我不想成為的人。
你笑得沒有錯。
我們愛上一個人,其實就是愛上另一個自己。
而如今,我成為了當初那個你,在愛情上那麼冷漠的你。
那麼做自己的你,或是我。

或許只是我自己也不想承認,有一天我也會這樣不在乎,這樣不耐煩。
變成那個在愛情里一度最傷害自己的角色。
也或者是理性的拉扯,漸漸把我所有以前的角色都藏起來。
像是一篇經過潤色的稿件。

本能的想起2016年中的那一段時間。
為了把自己全心丟入活動之中,我是怎麼關掉我所有情感紐帶的?
想起那一段時間,怎麼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覺。
我也記得,妹妹是怎麼追著我吃飯。
可我不餓啊,老覺得不餓,那麼愛吃的我連食物都沒有吸引力了。
不敢回家,明明距離家是這麼靠近,卻接近兩個月我都沒有回過一次家。
我不敢見到媽媽,不敢想媽媽做的飯,不敢接觸任何讓我會卸下防備的人事物。
睡著都是因為太累,而每一個醒來的早晨都是驚醒。
那時候每天下床之前,我總會坐在床沿,深呼吸,跟自己說撐過去,才打開房門面對一天。
我把我所有的感情區都關起來,不管公事私事,我都不帶情緒。
身邊的人做錯事,我也不罵不生氣,自己撿起來做完。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任何一件事成為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而且也根本沒有任何時間讓我去崩潰。

那時候很簡單,腦海里只有一件事情支撐著我,就是把活動做完。
我知道,是我的不服輸和意志力把那段時間走完。
那一場仗之後,我知道能力上我是突破了自己,但也真的元氣大傷。
因為在終於空下來的時間裡面,不止身體上,連情緒上我也要一併償還。

能做到這樣,不是因為沒有感情,而是因為有太多感情,所以才要逼自己違背本性。

是啊,我才發現,你影響了我的行為模式那麼多。
是好的,至少我也不再因為這些庸人自擾,可以省略掉很多情緒。

才驚覺,一段穩定的感情,是自己多麼需要的精神支柱。
當你什麼都擁有了,穩定的感情會使生活更加圓滿。
但你還在拼命的時候,那個背後的人更顯得重要。

後來的感情里,潛意識裡都依照你的方向去思考。
理性,理性,都是理性。
即使我沒坦誠,但你終究是改變我最多的人。

沒有當初的你,沒有今天的我。
但卻沒有我們了。

致青春,致找不回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