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嘲諷。

| on
08:18
你呢。是他

「有趣。」高腳圓桌上有三杯酒杯,旁邊兩位友人的話題仍在繼續,是有深度的話題,但她卻突如其來的飄出兩個字,目光顯然不在身旁的兩位友人。

她眼裡,是一對上了年紀的男女,大約五六十歲吧。
不像是對夫妻,但舉手投足之間卻是那麼的親密,是有怎麼樣的故事呢。

她的角度聽不見眼前吧檯兩人的對話,卻仿佛可以猜到一些。
兩個人開始並肩坐下的時候,就如普通朋友一般,也沒什麼特別。
但幾杯酒之後,卷短髮的阿姨嘴型變了,仿佛在忍著什麼,接下來是潸然而落的眼淚,不多,卻很清楚。

是說起了什麼呢?」抿了一口酒,她仍不自覺的把眼光投射在這對男女身上,想著。

或許是一種慣性,在看見對方潸然落淚的反應,自然是把手搭過去,輕輕的拍了拍女方的肩膀。
可在男方的面容上,卻也是一抹難以掩飾的無奈,只是酒吧的霓虹燈本來就是掩飾表情最好的道具。
這樣的環境,似乎把劇情帶入更撲所迷離的氛圍。

更多的,其實是一種跨年齡層的相同感受。

在他們身上,她仿佛看見了許多人的影子。
誰說只有年輕人才能去酒吧?這樣意外到來的老酒吧卻蘊藏了更多的故事。
這些男男女女,變的從來只有抵擋不住歲月的外表,可心還是一樣啊。

還是會想要在深夜來上一杯,點上一根煙,然後在迷離的眼神中想著自己的煩惱。
沒有誰是例外的,不是嗎。

「你們有什麼遺憾。」她想問,卻沒有,仿佛一個問題也是奢侈的,誰都不該打擾這沉醉的兩個人。
女方仍舊像個少女一樣,在酒精的釋放之下,漸漸地把脆弱的心和身體挨近了旁邊的男人。
這樣的舉動對男方而言或許是珍貴的,但卻也非常紳士地把持距離,手卻沒有離開過她的肩膀。

是這樣的距離,透露了他們之間最後也跨不過的那條界線嗎。

剎那間,她仿佛也明白了什麼。

這兩個人是來對彼此懺悔過去的。
那些臉上沒有藏好的遺憾;那些保持距離的肢體語言;那些眼神中的可恨可歎。
統統出賣了這段努力維持正常表面的關係。

她笑了。
是一對沒有逃過現實的男女。

是藏不住的啊。

女方在男方面前的那些眼神,是只有少女獨有的。
從來都不會因為年齡而被磨滅,只會被掩蓋起來。
在男方眼前,她仍舊是那個只想做少女的人。

而男方呢。
一杯一杯清空的酒,一根一根抽完的煙。
一隻不敢跨界卻也不捨離開的手。
再多的霓虹燈和迷離的煙也藏不起。
還是,狠狠的暴露了自己的故事。

凌晨一點,酒吧打烊。

「幾十年之後,我們也會這樣坐在酒吧,對彼此懺悔嗎。
體內的酒精讓她微微笑起,緊閉的雙眼裡,還是剛才那對男女的畫面。

是嘲諷。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