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了。

| on
07:14
一望無際。藍

只知道很久沒有打blog了,但在開始落下這些文字之前其實有點不知道該寫一些什麼。
日子過得還不錯,就是總休息不好,夜不能寐,所以精神比較差。

我很想念大海。
我很想寫一些故事。
一些撼動我的心的故事。

今天晚上就來和大家說一個故事吧。

Z認識了這麼一個特別的女孩。
一開始認識她的時候純粹是因為工作,也從沒想過有一天她倆能坐下來把酒歡談。
是一個外表很冰冷,對人也總是淡淡的一個女孩。
你老覺得她也不是不跟你交心,但也說不上是哪裡關了起來。

一直到Z聽了她的故事。

「我說了這麼多,總不聽你提起過你的感情事欸,快和我說說看。」吐完一攤苦水之後,Z如是說,一派輕鬆,仿佛一點都沒有料到接下來會聽到的話語,一場突如其來的對話。

「我的嗎?你想要聽哪一段?」放下手中的酒杯,她淡淡地笑著說,大大的雙眼卻不自覺地和嘴角成反方向,往下看著酒杯,仿佛能看穿什麼一樣。

「嗯,就你最深刻的那一段!我猜猜,是前男友嗎?」Z問。

「跟你一樣,是初戀最難忘。」她說,一臉平靜。

「也是初戀啊。是啊,總是令人難忘。那他現在在哪呢?你們還見面嗎?還是和我一樣,見了也等於沒見,哈。」Z自嘲,說的是玩笑卻也是實話。

「他去了很遠的地方。」良久,她開口。

兩人之間瞬間迎來一陣沉默,Z不知道會是這樣的一個答案,心裡冷了起來。

「對不起,我不知道是這樣,如果你覺得不想說,那我們說別的,真的抱歉。」Z說得誠懇,也著急,是真的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她明白,這樣的對話是不需要安慰的,那叫多餘。

「如果還放不下,那就不會說出來了。」她的眼裡有某種被回憶勾起的情緒,像是封塵已久的記憶盒被硬生生的打開了一樣,裡面的眼淚乾涸了嗎。

「說起來,他的走也好像是我的錯。」Z不懂,她怎麼還能掛著微笑,是一個到底經歷了多少的女孩,接下來便是她娓娓道來的過去。

「那年,我們高三。本來說好要一起年同一所大學,但他被別的學校錄取了,我們之間就陷入了不太穩定的階段,他那時候去我唸書的地方找我,車上還有他的朋友。」到底把回憶拉得那麼遙遠,是一種怎麼樣的感受,Z靜靜地聽著故事,也靜靜的觀察她眼裡的變化。

「然後呢。」Z看著她喝了一口酒,也像是咽了一口勇氣進去身體里。

「可是老天好像是開了什麼玩笑一樣,那時候是半夜,半途輪胎在高速爆胎,他下車去看,就這樣被一輛貨車帶走了。」是淚光,還是燈光的倒影,Z看不清楚,自己卻已經掉下無數顆眼淚。

「你怎麼哭了。」她握著Z的手,苦笑著問。

「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安慰什麼,我也經歷過失去親人的感受,但我真的明白這跟失去摯愛的人是沒有辦法相提並論的,對不起,我真的沒辦法安慰你什麼,也不知道可以說什麼,但我真的、真的、真的知道,不容易。」Z一邊擦掉臉上的淚痕,一邊握著她的手說道,無法一一表露心中的心疼,也知道此刻無聲勝有聲。

三個字,不容易。

「我花了一年的時間才走出來,真的沒有辦法平復心裡的傷痛。對他,我真的有太多說不盡的遺憾。也因為這樣,學會了更加珍惜。」她說道,Z知道,如果還來得及,她真的會傾其所有去彌補那些遺憾。

可惜,時間里本來就容不下彌補二字。

吧檯裡的調酒師依舊靜靜地調著其他客人點的酒,眼前這兩個女孩一個還在傻傻地擦著眼淚,一個像是已經把所有眼淚流完,但同樣都是有故事的人啊。

Z總以為自己的感情波折已算是把自己折磨得很累了,但看到眼前的她,Z覺得自己是如此地無恥,沒有資格說自己煩。

她眼裡滿滿的都是生活的故事,點的總是酒精濃烈的調酒,Z明白,她不喝醉,不會吐出真話,也只有卸下一點點防備,才能好好在回憶里走一回。

這或許像是一個故事,但卻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看起來無疾而終的對話,也像是真正人生裡的無奈。

那一夜,她倆在喝到就把打烊為止才各自回家。

「喂。」在一個人的車里,對著電話,Z輕喚。

Z知道自己曾經答應過自己無論發生什麼,她再也不會撥通那通電話。這些年,無論喝得多醉,她也從來沒有讓自己失了分寸,她謹慎小心那麼多年,為的就是不打擾他的生活,也不去過問他過得好不好。但此刻的她不免懷疑自己那麼多年來所做的到底是對是錯,如果他也一樣離開人世,那Z真的不會有遺憾嗎?

珍惜這兩個字不斷在小小的車廂里被放大。

「...」
然而,Z終究沒有按下通話鍵,電話的另一端也不會傳來任何聲音,坐在車里的Z此刻顯得如此頹靡,仿佛這麼多年的思念就這樣被今晚的一場談話將她侵蝕。

「你呢,後悔嗎。」在夢裡,Z問道。
諷刺的是,他還活著,但這或許是Z唯一能得到答案的場景了。
兩個同樣執拗的可憐人啊。

終。



人生有太多我們無法掌握的事,閉起眼你第一個想起的人是誰。
無論他/她值不值得你如此思念,可我們終究要把日子活得沒有遺憾不是嗎。
還來得及的,就做吧。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