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傻,不是嗎。

| on
04:10
「他跟我求婚了。」撫摸著手上閃閃發亮的鑽戒,她淡淡地說,望進他的眼裡。
「戴著戒指,算是答應了吧。」像是個問句,但也不是,他說。
「你覺得怎麼樣?他跟我說結婚後就和他到國外生活。」她說,試探性的。
「嗯,也挺好的吧,他對你那麼好,也算是找到一個好人嫁了吧。」他答,眼神游離,笑得不自然。

餐桌上,還有兩杯還沒有清空的紅酒,一杯上面還有她的唇印。
空氣里瀰漫著意大利麵香料里遺留下的味道,有起司。
他們之間隔著一小截還在燃燒的香氛蠟燭,上面寫著「好眠」。
似乎嘲諷著眼前的這兩個人今晚睡眠上需要一些幫助。

「就這樣嫁到國外了,你捨得嗎。」她沖他微微一笑,是蠟燭的倒影,還是她眼中真的有淚光。
「他對你好,我放心。」他說,握著酒杯的手指緊得發白,卻面無表情。


她看著這個坐在她眼前的男人,這個自己曾經傾其所有去愛的男人。
如今對於她手上的鑽戒是否還能像以往一樣淡定。
他在她的公寓里,經常來。
她從不下廚,只把酒準備好,菜色總是他搞定。
家裡的鑰匙他一直都有一把,連求婚的那位都沒有。

這樣的關係維持了多少年,她早已不記得。
但也好像是唯一能把他留在身邊的方式。
飯後總是纏綿的時間,隔天天亮,她總為他沖好一杯咖啡,送他上班。
是那麼地有默契,卻也是那麼地不超出範圍。

「你愛他嗎。」他問,目光緊盯著燭火。

起身,跨坐在他雙腿之間,像是習慣一樣,吻了他,什麼也沒說。
「你還要什麼樣的答案。」她說,咬緊了嘴唇,恨不得用一切表達方式去告訴他答案。
「你是我的。」他霸道地抓著她的腰,推往他眼前,讓她眼神沒有退讓的餘地。
「那麼多年了,你是真心要我嗎。」她沒有哭,雙手撐在他肩膀上,回應他的眼神。

她還怕失去什麼。

都很倔強。
似乎所有情緒都只能在翻雲覆雨中,用力地表達,仿佛要將彼此撕裂,融為一體。
他知道,自己不能沒有她,卻也知道不能攔著她的幸福,理性再一次侵略他的思路。
只是這一次,她泛紅的臉和緊緊抓著他的指節,讓他一度放開了那片理性區塊。

可沒有他,該怎麼幸福。

「掰。」她說,一如往常地用一杯黑咖啡送他上班。
「後天再來。」摸了摸她的臉蛋,他說。

他再也沒有找到她。
再回去屋子的時候,屋裡早已清空,鑰匙還沒換,但卻已經沒有她的蹤跡。
才發現,往常小小的公寓在這一刻卻大得刺眼。
而他,再也來不及把手上準備好的鑽戒交給她。

她還是走了。
披上白紗,嫁給了那個對她不霸道的人。

「你終究不肯說愛我啊。」
送他上班的那一天,闔上門,她緊緊環抱自己和眼淚。
那一場大哭像是送別這麼多年來和他的關係。

我們都傻,不是嗎。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