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愛了她八年。

| on
02:52
花。嫁

遇见她的时候是在一个冬天。
那一年,她脸上还充满稚嫩的娇气,是个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女孩。
忘了是怎样喜欢上这个只相处了几日的女孩,可却怎么都想不到,往后的八个冬天,时至今日的日子里,满满的,都被她的身影塞满。

命运弄人。

“这首歌送你。”他说。
“嗯?怎么是这首歌”她问。
“没什么,纯粹好听。”他答。
“是啊,确实好听。”她笑着回应。

是林宥嘉的《浪费》。

歌词里什么都对,唯一不对的是那六年,他爱了她整整八年,不是六年。

在她在第一段爱情失意的时候,才十九岁。她无助、彷徨,还没来得及准备好面对“人会变”的这个事实。而那一年,他在很远的地方,没来得及在他身边给他一个拥抱,她不是不知道他多么希望有这个机会,只是她遍体鳞伤。从来不写中文的他,独独在给她写信的时候,才写中文。

是好看的繁体字。

那一年,她十九岁。电脑里的来信充满了勇气和踌躇不安,她脑子里拼凑着他在写这封信时的模样,是如何删了又写了多少回之后才敢按下发送。信,好長。這是第二封信,卻已經是他愛上她的三年之後。 

那一封信里滿滿都是他的緊張。

雖在寫它的過程中,
手心不停的冒冷汗,心跳不斷的在加速,
腦海裏不斷地在想,該如何繼續下一句,
可在猶豫的每一秒,也是錯過了,可能擁有幸福的每一秒。

從相遇的開始,第一次的交談,初次的眼神交流,
雖然面無顯示出任何表情,可是從那一殺那,
你的出現,在我平靜的心里泛起了漣漪。

她不是不知道這樣的一封信是需要多大多大的勇氣,但同時他也不會知道她有多感謝這樣的一份愛,讓她知道她不是孤獨的,可有些事情也只能自己經歷。她回絕了這樣的一份愛,是因為自己還沒準備好;是因為她不知道要如何承受這樣的愛。

很多年之後再見,他二十四歲。

她已經沒有了過往的劉海,出落得更有女人味。但她剛轉大人,還保有那些稚氣,依舊愛笑。

而他依舊文質彬彬,有了更多新的想法,那時候的她,已經有了第二段感情,很幸福,也很快樂。面對好久不見,坐在面前的她,他侃侃而談自己對於感情的想法,不再執著于找個另一半,這麼多年也未見一個合適的,那就作罷吧,而她的心裡不止一秒想過有沒有一點點因素關於自己,卻也不願意再去打擾他的平靜,逃避性地不願意去知道,只把一切當朋友或許對大家的都好,她也不敢去知道五年後的那一天,他是不是還保有那一份感情,畢竟在這戀愛如快餐的社會,還哪裡來的細水長流。

而再一次見面,他已經二十七歲,她二十四歲。

這些年他們依舊保持聯絡,而她也在感情中浮浮沉沉,也早已沒有當初認識他時候的那份青澀,卻還依舊保有那顆對世界的好奇心,或許他愛上的,就是她不羈的性格,卻也註定為愛上這樣的一個人付出代價。他不傻,他都知道,可心又不能被操控,他該如何自處。

他來看她,還單身。

她帶他在她生活的城市了轉了一圈,帶他去她平時愛去的咖啡館,細數這些年來不見的時光,他依舊住在外國,她依舊留在一片名為家的國土。這些年來再見面,恍如隔世,總不忘聊起當年初相識時的光景,那一年,她才十六。

轉眼,她經歷了許多事情,磨平了一些菱角,也比以前堅強太多。 這些年來的人情冷暖教會了她太多,卻也沒讓她忘記該怎麼當個溫暖的人。他依舊沒什麼變,見她時依舊帶點小緊張。

還是沒變啊,八年后。

這一次的見面,一如既往地是聊這些年發生的事。她沒有多想,只覺得故人難得,可以毫無防備談心的人難得,在這座城市裡,她都快忘了自己,偶爾想起,心裡難免交戰。是她太敏感,還是他沒有隱藏好,那份喜歡還是悄然流露出來。不以為然,她只叫自己不要想那麼多。

這一次,她送他去機場。

臨走前,他抱了抱她。
就像第一個冬天他們分離時的那個擁抱一樣,只是這一次,是八年後。

在她開車離去之後,他給她發了林宥嘉的《浪費》。

“是八年,不是六年。”空無一人的車里,聽著林宥嘉的歌聲,她喃喃自語道,竟失神。

終究,他們沒有在一起。
說不上是因為什麼原因,也不知道是誰還不肯面對,又或是誰不肯放棄。

他願意被浪費,她卻不甘浪費他,但卻不知道怎麼不浪費。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