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八年。愛了她八年。

花。嫁

遇见她的时候是在一个冬天。
那一年,她脸上还充满稚嫩的娇气,是个对世界充满好奇心的女孩。
忘了是怎样喜欢上这个只相处了几日的女孩,可却怎么都想不到,往后的八个冬天,时至今日的日子里,满满的,都被她的身影塞满。

命运弄人。

“这首歌送你。”他说。
“嗯?怎么是这首歌”她问。
“没什么,纯粹好听。”他答。
“是啊,确实好听。”她笑着回应。

是林宥嘉的《浪费》。

歌词里什么都对,唯一不对的是那六年,他爱了她整整八年,不是六年。

在她在第一段爱情失意的时候,才十九岁。她无助、彷徨,还没来得及准备好面对“人会变”的这个事实。而那一年,他在很远的地方,没来得及在他身边给他一个拥抱,她不是不知道他多么希望有这个机会,只是她遍体鳞伤。从来不写中文的他,独独在给她写信的时候,才写中文。

是好看的繁体字。

那一年,她十九岁。电脑里的来信充满了勇气和踌躇不安,她脑子里拼凑着他在写这封信时的模样,是如何删了又写了多少回之后才敢按下发送。信,好長。這是第二封信,卻已經是他愛上她的三年之後。 

那一封信里滿滿都是他的緊張。

雖在寫它的過程中,
手心不停的冒冷汗,心跳不斷的在加速,
腦海裏不斷地在想,該如何繼續下一句,
可在猶豫的每一秒,也是錯過了,可能擁有幸福的每一秒。

從相遇的開始,第一次的交談,初次的眼神交流,
雖然面無顯示出任何表情,可是從那一殺那,
你的出現,在我平靜的心里泛起了漣漪。

她不是不知道這樣的一封信是需要多大多大的勇氣,但同時他也不會知道她有多感謝這樣的一份愛,讓她知道她不是孤獨的,可有些事情也只能自己經歷。她回絕了這樣的一份愛,是因為自己還沒準備好;是因為她不知道要如何承受這樣的愛。

很多年之後再見,他二十四歲。

她已經沒有了過往的劉海,出落得更有女人味。但她剛轉大人,還保有那些稚氣,依舊愛笑。

而他依舊文質彬彬,有了更多新的想法,那時候的她,已經有了第二段感情,很幸福,也很快樂。面對好久不見,坐在面前的她,他侃侃而談自己對於感情的想法,不再執著于找個另一半,這麼多年也未見一個合適的,那就作罷吧,而她的心裡不止一秒想過有沒有一點點因素關於自己,卻也不願意再去打擾他的平靜,逃避性地不願意去知道,只把一切當朋友或許對大家的都好,她也不敢去知道五年後的那一天,他是不是還保有那一份感情,畢竟在這戀愛如快餐的社會,還哪裡來的細水長流。

而再一次見面,他已經二十七歲,她二十四歲。

這些年他們依舊保持聯絡,而她也在感情中浮浮沉沉,也早已沒有當初認識他時候的那份青澀,卻還依舊保有那顆對世界的好奇心,或許他愛上的,就是她不羈的性格,卻也註定為愛上這樣的一個人付出代價。他不傻,他都知道,可心又不能被操控,他該如何自處。

他來看她,還單身。

她帶他在她生活的城市了轉了一圈,帶他去她平時愛去的咖啡館,細數這些年來不見的時光,他依舊住在外國,她依舊留在一片名為家的國土。這些年來再見面,恍如隔世,總不忘聊起當年初相識時的光景,那一年,她才十六。

轉眼,她經歷了許多事情,磨平了一些菱角,也比以前堅強太多。 這些年來的人情冷暖教會了她太多,卻也沒讓她忘記該怎麼當個溫暖的人。他依舊沒什麼變,見她時依舊帶點小緊張。

還是沒變啊,八年后。

這一次的見面,一如既往地是聊這些年發生的事。她沒有多想,只覺得故人難得,可以毫無防備談心的人難得,在這座城市裡,她都快忘了自己,偶爾想起,心裡難免交戰。是她太敏感,還是他沒有隱藏好,那份喜歡還是悄然流露出來。不以為然,她只叫自己不要想那麼多。

這一次,她送他去機場。

臨走前,他抱了抱她。
就像第一個冬天他們分離時的那個擁抱一樣,只是這一次,是八年後。

在她開車離去之後,他給她發了林宥嘉的《浪費》。

“是八年,不是六年。”空無一人的車里,聽著林宥嘉的歌聲,她喃喃自語道,竟失神。

終究,他們沒有在一起。
說不上是因為什麼原因,也不知道是誰還不肯面對,又或是誰不肯放棄。

他願意被浪費,她卻不甘浪費他,但卻不知道怎麼不浪費。


2017年6月9日 星期五

结婚了。

如花。似玉

今天在酒店加班,去别人的婚礼拍一些照片,準備過後在酒店內部用。
是一場中式婚宴,很典型的有你有我有他但比較小型的華人婚宴。
場內人來人往,很熱鬧。
那麼巧,新人的婚紗拍攝就是仨人。

一下子有點怔住,是什麼讓這些人都聚在了一起?
是因為這場婚宴嗎?是都帶著祝福來的嗎?
好多長輩在現場,互相問候,這樣的場面看過不少,把大家盛裝聚在一起的好日子。

不禁有點天馬行空地開始思考,到底是婚姻找上我們,還是我們需要婚姻。
問自己,想結婚嗎?
不知道。
反問自己,為什麼得結婚?
不知道。

連自己都給不了自己一個結婚的理由,而我們卻把它當做是人生的必經階段。
我曾經遇到那個想過一輩子的人,曾經。
有過那麼一段最快樂的時光,有過那麼一段不必活在爭吵裡的時光。
即使是那麼一小段,也能讓我覺得,如果人生一輩子都能這樣,何樂而不為。
我還記得跟他在一起时自己的笑容,連自己也能嫉妒的笑容。

但看過那麼多的婚姻,真的想問清楚自己,這是不是想要的路。
我們終究不能永遠活在熱戀的日子裡,兩個人在一起生活久而久之到底還剩下什麼?
我還沒辦法懂,因為這是一件得要自己親身去經歷才能體驗當中滋味的事情。

別人的婚姻怎麼樣,永遠你不是自己的寫照。
幸福難嗎?難,難就難在這世界也沒有一個標準的範本,讓我們知道婚姻該是怎麼樣的。
所以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當下的舉動可以影響過後多少的事情。

今天上床,明天懷孕。
干,有小孩了誒。

生命真的都是每一天難以猜測,每一天難以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你也不知道突如其來的,自己就當上了父母,就有了一輩子的負擔。
婚姻這件事妙就妙在沒辦法自己一力去承擔,它的體制本來就包含可以少到兩個人,也可以多到兩個家庭的各種配套,這當中每天的千變萬化,柴米油鹽醬醋茶都是很容易把感情消磨掉的,尤其那些一起有共同事業的夫妻,更是在工作上也得學會分開角色來相處。

這很不容易,真的很不容易。

不是所有人都懂得角色分明,也不是所有人都懂得把情緒分清楚。
我們總是要另一半的體諒,卻又總是把另一半傷得最深。

到最後,我們都忘了當初到底是為了什麼開始。

在我最愛的美劇Gossip Girl裡,當Blair要嫁給Louis的時候,滿滿都是緊張和恐慌,甚至喘不過氣,別人都以為不過是個緊張的新娘子,只有母親Eleanor想起自己的嫁給第一任丈夫的時候的恐慌,然後立馬就走出婚禮還沒開始的教堂,找到了Chuck,讓他去阻止這場婚禮,Chuck驚訝並且不明白Blair自己的母親怎會叫他去搶婚,Eleanor就說,當我第二次結婚的時候,並不感到緊張,回想起第一段婚姻的恐慌的時候,我現在才明白原來我早就知道是一個錯誤。所以我要你去阻止,不要讓我的女兒和我一樣不快樂。

我不知道這樣的標準準不準確,但我知道現在想起和一個人結婚的話,是真的充滿了恐慌,是真的對結婚沒有信心,或是對伴侶沒有,又或者是對這大千世界還充滿好奇,又或者是結婚就等於定下來的這個觀念讓我反感?

我不懂,還不懂。

但如果你和我一樣,還活在不確定里,那就不要順著社會的波流走,做自己想做的,和一個能讓你快樂的人在一起,不然就讓自己快樂,不要為了結婚而結婚,共勉之。

對自己誠實的剖白,誠實地面對吧。

不好意思,標題黨們,我沒有要結婚,失望了嗎?顆顆。


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工作五四三

實習生。

開始實習到現在已經兩個多月了,有一種還在開始卻又懂了一些些的感覺。
這兩個多月一直在過上班族的生活,唯一比較不同的是,因為所在的部門經常有活動要去做,所以還是有很多的機會接觸到人群。這就像生活的本質,離不開人,總就不能個體生存。

很喜歡在酒店工作的氛圍,跟其他辦公室相比或許有更大的彈性。也因為所在的部門,所以可以看見很多有趣的事,但就是真的不喜歡冷冰冰的空調感覺,手和腳也都總是冷冰冰。

開始實習到現在也同時在忙其他的東西,太多事情做卻太少時間。每天庸庸碌碌的,但真的不得不承認可以學習到很多東西,怎麼在不同身份里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也是讓我目前經歷最多也最花心力的事情。

累嗎?很累。
 值得嗎?值得吧。

有時候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很難相處,因為對事情的要求和不肯妥協的性格,也讓自己很吃虧。看不過眼的東西,那就只好自己做,別人也知道你會忍不住做好,所以 都可以很放心地不負責任,但這一路真的也犯了不少錯,迎面而來的是自己的不夠細心和耐心。

因為不能妄想所有人的理念和自己一樣,所以在暴烈的爭吵下也要想辦法懂的妥協和退步。意見分歧的時候真的是很痛苦很無可奈何,但我們都不是聖人,都只是凡人,一樣的事情和模式不斷重複發生只會把大家的耐性都磨光,不管在怎麼樣的事情上都好,這就是群體里工作最真實的一面,誰都沒有理由要對誰服氣,不是嗎。

過後呢,什麼打算?

 估計這是我目前面對最多和最大的問題。我覺得身邊的人其實也沒有真的逼我要幹嘛,但反而是自己給自己的無形疑問和壓力比較大,經常和兩個摯友談起這件事,從誰誰誰到我們如何如何,該怎樣怎樣,未來是什麼樣的,想過怎樣的生活,做什麼樣的工作。

真的,天南地北的,卻是活在未知里。

我們怎麼可能真的知道未來會是怎麼樣的,每一天都有數以千萬的人際關係線和故事發展的情節給生活帶來驚喜和驚嚇,作為宇宙里的一點塵埃,我們又怎麼會知道自己的未來。能預測的那麼少,不可預知地帶所帶來的衝擊又是那麼的大。

反正我會走在那條屬於我的路上,的吧。

大不了我就去流浪,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