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尼泊尔,我的Vipassana。

| on
23:51
Pashupatinath Temple.

2016是一個我過的很滿足很充實的年份,充滿了挑戰,也去了很多不同新鮮的地方。但這一年也壓榨光了我所有精神,耗損層面更是大幅度的。很多事情開始察覺到自己的有心無力,很想靜下心來但卻一直不斷被日常的瑣碎給打斷,很努力想要平衡好生活卻發現還沒有那樣深層的智慧。

得知Vipassana是因為一個學姐的blog,自從看了之後就一直在我心裡埋下很深厚的根,模模糊糊這幾年裡面都有不斷想起這個念頭,但我想生命中是需要契機,尤其是像這樣的事。

10天的Vipassana。原本我的目的地是緬甸或者馬來西亞的中心,但卻沒想到全都滿了,想去印度但卻因為安全性而被家人反對,所以最後輾轉去到了尼泊爾,也是我心裡其中一個dream place。就這樣買了機票,帶著140美元我就走了,10kg的背包,我就走了。

去年十二月的我在柬埔寨,進行著YEAH·浪旅,我們的義工旅行讓我回來之後不斷進入深思,今年沒有YEAH的任何活動一方面是因為五個人都在不同國家,時間真的橋不攏,一方面是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麼繼續,我們這樣的給予和付出,究竟是不是真的能幫得到人,可以帶給這個社會的影響力又可以去到哪裡?可不可以在別人的心中埋下種子,讓這樣不斷回饋的種子可以繼續散播和壯大?

回到現實的生活之後,一年很快過去。我所有的反思就這樣斷斷續續地繼續和打斷,沒有辦法真的靜下來。去尼泊爾的時候,我簡直是慌了一般地想要逃離馬來西亞,但卻有很矛盾自己的安全,甚至到了就又想走的念頭也有。我不斷給自己做心理建設,慢慢地才打開自己的心,適應尼泊爾的第一個印象。

尼泊爾。街景

這是座被灰塵覆蓋的城市,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喧鬧和車的鳴笛聲。我不斷驚呼自己為何會選擇來這樣的城市尋找寧靜,突然覺得一切都變得有趣,我來到這裡,沒有認識一個人,卻即將認識許多人,而這些人都會是我路上遇到的新朋友,短暫卻某個程度上的永恆。

第一天報到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己是最年輕的,跟我一樣年輕的還有一個18歲的尼泊爾姑娘。但我們的生長環境截然不同,我已經習慣了忙忙碌碌,她卻習慣了淳樸的生活方式,這讓我們同時適應這個課程的時候,都遇到了不一樣的難度,她的心不夠安靜,我卻突然不知道怎麼專心靜下來。

不太建议26岁以下的各位前去,第一是因为我们的新陈代谢都还是属于非常快的,身体会无法适应一天两餐的供应,会出现容易疲惫的状态;第二,由于心态太年轻,你也可能无法真的能够静下来,连续坐着两个小时不更换姿势,所以建议各位经历多一些,经验丰富了,需要沉淀了,才考虑这件事。

當一切開始的時候,是不允許人與人之間有任何對話,除非有任何問題可以直接找志工,學員之間是不準有對話,眼神交流,肢體動作。

每天凌晨四點就要起來,430-630便開始一天的第一個靜坐;630-8為早餐休息時間;8-9靜坐;9-11靜坐;11-13為午餐和導師interview時間(如有需要);13-14靜坐;14-17靜坐;17-18茶點時間(蘋果和餅乾);18-19靜坐;19-20為導師授課時間;20-21靜坐;2130熄燈。

每個靜坐之間皆有5分鐘的休息時間,每天幾乎超過11個小時的靜坐。手機、護照、現金和一切3C產品,閱讀資料,音樂播放器等都會在開始之前被收起來保管,運動是被禁止的,走路和一些瑜伽是唯一被允許的運動。簡單來說,真的就是要拿走生活上一切可以散開你注意力的事,要你真的完全無事可做。

選擇Dhamma Kitti這個中心,設備不好,但勉強算得上乾淨。男女分開,女生接近三十個人,只有兩件廁所如廁和洗澡,山上的溫度更是在夜晚驟降,無論是休息的房間,吃飯的飯堂或是打坐的hall皆無暖氣供應,洗澡也沒有熱水,洗衣服也是手洗和冷水。棉被只有一張,晚上更是會跌到接近零度。

十幾個女生住的房間外觀。

大家一起刷牙洗手盆的地方。

每兩個床位就隔著一塊板,完全不能交談。


說真的,你不止要應付心理上開始靜下來的心理反射和反抗,還要在生理上有非常頑強的意志力去抵抗這樣的環境,這樣的環境讓身體需要大量的能量和熱能去reheat身體,所以對於真的靜下來在某種程度上產生了一定的難度。

我每天最開心的時間就是中午休息時間,因為終於可以和太陽做做好朋友,洗洗衣服,活動活動。所以整個過程真的非常需要戰鬥力和意志力,無間斷的耐性和不斷抵抗過程裡帶來的負面反應。

然而,什麼是內觀?
來,姐姐給你官方網站查詢,各種語言。
反正,就是一種通過呼吸觀察身體內的變化,每一個當下的變化,是印度最古老的靜坐方法之一,解除心理的不純淨,從而得到快樂的方式。
Vipassana也是一個不收費的,10天的住宿和事物都是免費提供,最後在離開的時候有自己決定要捐獻多少,因為得到多少,想要回饋多少都是自己所決定的。

Pashupatinath Temple。葬禮

我和新的尼泊爾小姑娘就坐在河邊的對岸一邊聊天,一邊看著整個尸體的火化過程,突然就覺得生命真的是無常,也沒什麼好執著,好帶走。就這樣看著他們開始在尸體上鋪滿木柴,然後從嘴巴開始燒,味道開始一陣陣飄過來,但也沒什麼可怕的味道,也就這樣。大概也是我們恐怖化整個過程吧,靜靜地,我們就這樣聊天聊天,慢慢地看著他們瘋狂的燃燒,直到最後所有一切都成為灰燼,然後一部分的灰燼就被撒進去那條河裡,深深相信靈魂就這樣被淨化。然而,河的另一邊就是人們在洗衣服跟洗澡,類似印度的恆河,讓我更加強了想去印度的信念。


你問我,得到了什麼。我覺得,是一種無我吧。
來之前很多事情我都放不下,很多事情都在我手頭上要被安排,直到最後一秒手機要被收掉了才捨得放下所有事情。在裡面,才會發現很多事情等到我出去的時候都已經塵埃落定,無論有我還是無我這些事情終究會被決定,我的重要性根本沒有自己所想的那麼高。你離開了,必然會有解決的替代方式出現,不是什麼都非你不可,也不是什麼都要往自己身上堆,責任與生活我們都要懂得平衡。The Art of Living, 懂得權衡,懂得平衡,懂得與自然相處,便可以得到快樂。

回來了,新的一年也要開始了,最重要,最想要的還是健康。若是自己的身體再強壯一點,就可以把這個旅程完成,這個一半的旅程或許是有它的意義存在,需要我自己再沉澱幾年,心境再沉穩一點才繼續吧。

帶著更堅強的意志力,耐性和勇氣繼續開始新的一年吧。




Be First to Post Comment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