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蛋吧,腫瘤君!

| on
07:21
240 weeks before today. 

无意间在臉書看到周西的演講——《滾蛋吧,腫瘤君!》
說的,是她檢查出患上卵巢囊後的故事。
她的腫塊,9.9cm x 6.6cm,左側卵巢囊實性包塊。
周西說,正常的癌細胞指數是35,但她的指數在206。
醫生和她說,很可能是卵巢癌。

看完整個演講的過程,感覺很複雜。
一下子,思緒把我拉回五年前,十八歲的時候。
一樣,突然之間痛得站不起來,我沒有打120,而是從學校被送去了診所,挨了一針止痛針,回家,休息,起來,回學校忙我高三最後一次的課室佈置比賽。
說真的,那時候的我已經快要虛脫。
但我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病得那麼重。

後來,情況沒有好轉,明明沒有來月經,卻一直覺得下腹很痛,走不了路。
一直沒有聯想到會是子宮的問題,直到我媽讓我去照B超,我還說怎麼可能。

一照,哦有腫瘤哦。
醫生一句的輕描淡寫,到現在我都還忘不了。
從確診到回家的路上,我一直都在沉默,也沒有哭,媽媽和我說話我也只是點頭搖頭。
短短十分鐘回家的路程,我卻像是花了畢生的力氣在忍住我的眼淚。
那十分鐘,真的很長很長。
直到回到房間,關上門,我埋進枕頭里,在電話另一頭聽見他的聲音才容許我的眼淚放肆。

後來也不用多說,反復的都是檢查。
爸爸堅持幫我打聽最好的醫生,最好的藥。
反復的檢查,插針,抽血,驗血,B超。
直到完整報告出來,我的癌細胞指數異常高,但我什麼都不懂。
直到第二次確診的化驗單出來,癌細胞指數1000多。

說真的,我什麼都不懂。
那時候我才不到十八歲,那時候的環境不流行有google,沒有smartphone。
我看了化驗報告,就被支開去廁所小解準備驗尿。
然而,我不懂的是,當時的那一個主治醫生跟我父母說,我得的是癌症,和周西還有梅艷芳一樣的卵巢癌。
而我,未滿十八歲。

我父母什麼都沒有和我說,只是帶我到KL做了更精密的檢查,換了另一個更好的醫生。
直到確定了我的腫瘤不是惡性,他們才鬆了一口氣。
那時候的我,才知道,那等待的一個星期對於他們而言簡直是地獄般的煎熬。
尤其我爸,頭髮和鬍渣都白了。

當然,情況沒有好到那裡。
倆血瘤,一個9cm多,一個2cm多。
一左一右,一大一小。
倒是都湊齊了。

接下來的日子,無非就是忌口,排期,等開刀。
過程種種擔心和不適已經不用多說。
我換到KL的主治醫生很可愛,一直跟我說,沒事的沒事的,開完刀就沒事了,住一天就出院了。我也不知道那時候是傻還是天真,我就覺得,哦好像真的是沒什麼事。
那時候,我在學校有特權,不去上課就不去,也不用請假,只要打給電話就可以。
家人親戚老師同學,身邊所有的人都很疼我。

那半年,發生了很多很多事,但卻也讓我看清了身邊誰才是真心的朋友。

開刀的痛苦就不說了,反正我沒有一天出院。
麻醉醒來後下腹傳來的痛,好像再告訴你,你的身體已經被分成兩半。
插尿管的痛;麻醉藥的副作用;邊流淚邊坐起來的痛。
一切一切,歷歷在目。
也在那時候才發現,平常坐起來,站起來,走路那些那麼平常的事。
瞬間,我都做不了。
每一步,每一個動作,甚至是打噴嚏,和嘔吐,都像是把我撕裂。

我說這些不是為了什麼,而是周西的一番演講讓我太有感觸。
好想抱一抱她,跟她說,沒事的,我當初也這樣熬過來了。
當然,幸運的是,周西在手術之後也確定了腫瘤為良性。

那場病和手術,讓我改變了很多人生的價值觀。
我開始發現生活裡有很多事情,真的沒有過不去,好不了的。
尤其是家人,我爸我媽還有我的弟妹。
他們比誰都還脆弱和難過,但卻都要比誰還要堅持住照顧我。

我沒有後悔過生這場病。
即使後來的生活當中直到現在,都對我造成了很多影響。
每一年,我都一樣要做定期檢查和追蹤。
但是,我的想法和人生改變很多。
我一直覺得,生活裡的辛苦和難題再也沒有什麼可以真的擊垮我。
受折磨是會,壓力也真的會有。
但當我辛苦的時候,都會告訴自己,林子雙,當初那半年你都熬過來了,你到底還在怕什麼?

以前跟自己約定好,每一年到了動手術的日子都要寫一篇回顧,提醒自己要好好照顧身體,也要讓更多女生知道,不是仗著自己年輕就可以隨意糟蹋自己的身體。
得這個病,我沒有發生過性關係。
我跟你們一樣,過著學生的生活,揮霍我的青春。
但卻是,我也沒有好好愛惜我的身體,沒有去在意每次弄死我的經痛。

少喝冷飲;少吃生冷的東西;少熬夜。
生理期的時候真的不要跟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你擔不起。
你的家人更沒必要替你擔。

沒有人天生堅強,更沒有人會把自己的經歷和傷痛天天掛在嘴邊。
而我更不喜歡遇到挫折就喊放棄、喊不會的人。
誰都不該失去樂觀和正面的心態,你的經歷或許會傷害你,或是影響你的人生,甚至遠遠超過我所經歷的。
但能不能過掉自己心裡那一關,放過自己,真的都是看自己願不願意。時間可以給你療傷,他慢,但始終能有作用。絕對,絕對不要給自己變成負面的人的理由和藉口。

人生只有一次,你要活得好,活得快樂,才不會後悔。

偶爾,還是會想起手術完終於回到家后的一個晚上。
那時候我那麼久以來,第一次不小心照到鏡子,因為我一直不敢看自己。
我沒忍住,掉淚。
鏡子裡面的那個人我真的不認識。
臉色干黃,雙頰瘦到凹陷,胸前骨明顯到不行。
那是我活到現在最瘦的時候,卻也是我最不快樂的時候。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