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日 星期六

II:關於YEAH。浪旅。

YEAH。浪旅。


這次柬埔寨回來之後,得到了很多迴響和關注,很多人都紛紛來問我我們這次去柬埔寨是參加了什麼義工團體?參加了什麼組織?收費如何?會不會很辛苦?
在這裡,我代表YEAH。浪旅。來回答大家幾個問題。

Q:你們是參加了什麼義工組織?
A:我們沒有參加任何義工組織,這一次的所有活動籌劃都是我們自己發起,自己與當地的孤兒院和學校聯絡。

Q:那你們是什麼組織?
A:在2015年中甸,莊英豪同學(圖中者)從柬埔寨回來後,跑來和我溝通了這件事情很久,一開始我的態度是非常中立,既不讚成也不反對,原因是因為太多的因素需要思索,太多的人力物力我們需要考量,我希望他提供我更多我們可以改善和看得到的問題并解決,然後長期計劃怎麼發展,怎麼籌集一切我們需要的東西,怎麼讓別人相信我們。
一切都是機緣巧合,在他的堅持下,我們成功組織了一個五個人的團隊。

他問我,這個團體的名字應該叫什麼?
我說,隨便啊,Yeah咯,容易記。
我沒想到我隨便一個玩笑,竟真的成為了我們的名字,而這個小小的團隊就此誕生。
而浪旅這詞,則是因為我們覺得我們並不是完全的志工,我們希望可以透過一次次的遠行達成我們想要多看世界,又想要幫助人的一點心願,所以浪旅便誕生。

Q:YEAH。浪旅。是什麼?
A:我們不是一般的社工和志工團隊。這個年代和社會存在著太多太多的志工團體,太多對志工和社工的定義讓我們不知道要把自己擺在何處。
我們的概念很簡單,為什麼志工一定要跟隨組織?為什麼我們不能一邊旅行,一邊做想做的事,難道做好事和旅行是一種衝突?難道志工一定要過得很苦?所以我們發起了這一個團隊,只要你有愛心有想法,我們會替你聯絡我們現有的合作學校,看看你的想法和想策劃活動有沒有合作的可能性。

Q:收費如何?
A:一切從簡。因為這次前往柬埔寨,是我們的第一次活動,我們並沒有在沒有任何條件下募集大量善款,原因在於,成績還沒有做出來,這一次的少量贊助全都來自於身邊的朋友,全數用於我們在當地需要的教材和油漆原料,給小朋友的文具和乾糧,還有在當地的交通。
在未來的大方向里,我們希望可以幫助更多人用有限的資金達成雙方的合作,每一次活動的收費都會不同,一切視逗留時間的長短;當下馬幣兌換率;住宿交通費用等等。

我們也希望可以籌集更多善款,作更多事,可以真的從根基上改善問題的本質。
貧窮與教育。

Q:我們在柬埔寨的這兩個星期都在幹嘛?
A:這兩個星期因為是我們的第一次活動。老實說,我和莊英豪很慌很不安,因為我們第二次到訪柬埔寨就要帶著我們的小團隊去做這一件事,而一切本來就只是計劃,當真的要去實踐的時候,還是免不了發現即使我們計劃得再周詳,還是很多問題是我們看不見的,只有在真的到了當地的時候,才會去面對。

物資的匱乏;教育意識嚴重不足;資源分配不均;衛生意識不足;赤貧底下的無奈。
太多的問題讓我們發現不知從何做起,但我們唯一的理念還是離不開教育,因為只有教育的根本才有辦法長期並且有效地改善整個大環境,然而我們需要很長的時間。

我們。

這一次能共成功成行,多虧Sheyha的幫忙,就是穿黃褲的柬埔寨哥哥。
只能說,一切都是因緣際會,也因為大家的堅持,才能讓我們到柬埔寨,才能讓我們收穫了那麼那麼多,也讓我們赤裸裸地看見,一個以歷史遺跡著名的旅遊勝地底下的赤貧生活。

這裡就發一些照片和大家分享我們在孤兒院裡的一些日常。




剛巧遇到孤兒院每月一次的小型生日會,孩子們都在排隊等著拿蛋糕。


我們帶去了馬來西亞好吃快熟麵,讓小朋友們可以嘗試一下馬來西亞的味道,雖然小朋友們都覺得很辣但還是在生日會大受歡迎哦,哈哈哈。


每天上課時的情景。這就是他們的教室,分別有三間,非常小。屬於自發性教育與學習,孤兒院沒有固定師資,有義工來教學的時候,他們就能夠上課。孩子們也不一定每天會來,因為一起上課的還包括同村的孩子,有時候他們家裡有事就不會過來上課,老師也沒辦法呢。




每天下課後,我們都會多逗留半個小時,和孤兒院裡的小朋友玩耍,看他們做皮雕,和他們聊天,就是希望可以多陪陪他們,他們也非常喜歡拿著我們的相機到處拍,很可愛。


五個不同顏色的大象褲幾乎就是我們每天的穿搭。輕便,防曬,防沙塵。
絕對貨真價實,哈哈哈。

關於YEAH。浪旅。的第二篇,就先分享到這裡,下一篇再告訴你們我們畫壁畫的過程啦~
希望可以藉此post讓更多人了解我們,關於接下來的活動籌劃,我們會盡快努力做好招募工作,讓大家也有機會參與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