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為二。

| on
01:31
一杯茶。的空間。

這個月好像要思考的東西很多很多,每次都會一不小心踏進這個空間。沒辦法在腦袋裡塞滿太多東西。忙碌的生活的確會減少很多需要思考的空間,尤其累到每晚都迫不及待想睡著。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不需要把自己一分為二。

總和朋友聊起旅行時候的種種,卻發現在遠行的時候,總會變成另一個自己。
一個,不同於平時生活的自己。
一個,不同於另一個空間的自己。

可以卸下防備,好好做自己的自己。

為什麼會有兩個狀態我也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會分裂成另外一個自己,雖然貌似挺起來很可怕,但我覺得那才是真正的自己,才城市生活裡的自己,才真的需要戴上防備,才是為了迎合社會而偽裝起來的自己吧。

有時候,活在早已習慣的空間反而才會作繭自縛吧。

雙人。早餐。

這些天吸收了太多別人的故事,難免會和自己所經歷的重疊。
故事來來去去都一個模子,但為什麼每段感受卻可以如此地不同。

一男生朋友跑來問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挽回這段感情?
我聽了聽故事的始末,和女生朋友好好聊了一聊。不難發現,很多事情根本不是一次促成,太多的互相傷害累積起來,當在乎的那一方不斷隱忍而爆發之後,不在乎的那一方才恍如隔世地醒來一般。這樣的故事情節不是第一次聽見,但難免還是令人唏噓。

一段感情也是就此一分為二的,不是嗎。

我跟男生朋友說:若你沒辦法一直這麼對她好,一直這麼疼愛她,為什麼一開始要給她這樣的希望,然後在她徹底依賴你之後,對她患得患失呢?
男生朋友無語說:說再多也沒用了,現在的我,後悔莫及。

可不是?
男生和女生不同。
男生一開始的全心付出很少到最後還能持之以恆,但女生是一個莫名其妙的生物,她們的感情是日積月累的,對她們而言,激情沒有了,那還有感情。當然,在這樣的花季年齡論這些,也未免太早,仰慕者的出現永遠都是一層吸引,誰不喜歡有人欣賞自己,但往往很多事情都是無疾而終的。

這世界,有太多一分為二的感情,太多一分為二的靈魂。



回到城市裡的生活。

| on
07:11
海南雞扒。

迎來了2016年,離開柬埔寨回到城市裡的生活也一個月有余了。
忙碌的日子讓自己很快麻木地去適應生活,總覺得自己的心在拉扯著什麼,卻也總覺得回到熟悉的生活還有什麼好不安全感。心裡總是殷切地盼望再回到那裡,見見小朋友們,可現實卻告訴我,有些東西急不來,有些事情和情況也早已改變。

去了一趟波德申;一趟新加坡。
都有你,在身邊。
有些事,我只不過是選擇了低調,但不代表消失。
而這些日子,一直也沒有空閒下來,明明才剛告別2015,轉眼卻看見一月要過去了。

記憶。味道。

回到城市裡就像是回到鳥籠里,即使在外面再久,也知道自己在這裡還有未完成的責任。總還是得要回來落腳,還是得要回來面對生活。
為下一次的遠行,做更好的準備吧。

人啊,心態都在一念之間。
把鳥籠當做是歇息的地方,那便有無窮的動力往前飛行;可若將其視為困頓,那就算打開了鳥籠讓你飛,你也飛不了多久。與其抱怨沒有踏出去的機會,不如先把自己準備好。

酸甜苦辣,五味雜成,也只有自己知曉。

團。聚

遇見不一樣的人,都要當做是自己的修行。
來來往往,總會留下些什麼,也總會從你身上帶走些什麼。
比如,你的單純,你的感情,你的眼淚,你的微笑。

就當做是一場交易吧,只不過這筆交易沒有金錢買賣,而只有心與心的碰撞。
能夠看淡些,何嘗不好。
二十幾歲的人了,責任有時候大過情感的糾結,只要你能確定自己不後悔,那就往前走吧。

摯友們。

你們也回來了,從中國,從台灣。
喜歡那種就算時隔很久才見面卻也不陌生的感覺,這片把我們養大的藍天下,到底是讓我們一直都記得什麼叫做人情味,不徐不疾,不為利益而忘了自己。
雖然奔奔波波,但能見上一面卻也是值得的,三個人都認識十年了,時間過得太快。
只是太可惜又少了三個人的合照,二月見面的時候一定要拍個爆炸。

這些大概就是一月的一些心情,一些新開始的困惑和篤定。
愿你我他,都平安喜樂。

II:關於YEAH。浪旅。

| on
06:24
YEAH。浪旅。


這次柬埔寨回來之後,得到了很多迴響和關注,很多人都紛紛來問我我們這次去柬埔寨是參加了什麼義工團體?參加了什麼組織?收費如何?會不會很辛苦?
在這裡,我代表YEAH。浪旅。來回答大家幾個問題。

Q:你們是參加了什麼義工組織?
A:我們沒有參加任何義工組織,這一次的所有活動籌劃都是我們自己發起,自己與當地的孤兒院和學校聯絡。

Q:那你們是什麼組織?
A:在2015年中甸,莊英豪同學(圖中者)從柬埔寨回來後,跑來和我溝通了這件事情很久,一開始我的態度是非常中立,既不讚成也不反對,原因是因為太多的因素需要思索,太多的人力物力我們需要考量,我希望他提供我更多我們可以改善和看得到的問題并解決,然後長期計劃怎麼發展,怎麼籌集一切我們需要的東西,怎麼讓別人相信我們。
一切都是機緣巧合,在他的堅持下,我們成功組織了一個五個人的團隊。

他問我,這個團體的名字應該叫什麼?
我說,隨便啊,Yeah咯,容易記。
我沒想到我隨便一個玩笑,竟真的成為了我們的名字,而這個小小的團隊就此誕生。
而浪旅這詞,則是因為我們覺得我們並不是完全的志工,我們希望可以透過一次次的遠行達成我們想要多看世界,又想要幫助人的一點心願,所以浪旅便誕生。

Q:YEAH。浪旅。是什麼?
A:我們不是一般的社工和志工團隊。這個年代和社會存在著太多太多的志工團體,太多對志工和社工的定義讓我們不知道要把自己擺在何處。
我們的概念很簡單,為什麼志工一定要跟隨組織?為什麼我們不能一邊旅行,一邊做想做的事,難道做好事和旅行是一種衝突?難道志工一定要過得很苦?所以我們發起了這一個團隊,只要你有愛心有想法,我們會替你聯絡我們現有的合作學校,看看你的想法和想策劃活動有沒有合作的可能性。

Q:收費如何?
A:一切從簡。因為這次前往柬埔寨,是我們的第一次活動,我們並沒有在沒有任何條件下募集大量善款,原因在於,成績還沒有做出來,這一次的少量贊助全都來自於身邊的朋友,全數用於我們在當地需要的教材和油漆原料,給小朋友的文具和乾糧,還有在當地的交通。
在未來的大方向里,我們希望可以幫助更多人用有限的資金達成雙方的合作,每一次活動的收費都會不同,一切視逗留時間的長短;當下馬幣兌換率;住宿交通費用等等。

我們也希望可以籌集更多善款,作更多事,可以真的從根基上改善問題的本質。
貧窮與教育。

Q:我們在柬埔寨的這兩個星期都在幹嘛?
A:這兩個星期因為是我們的第一次活動。老實說,我和莊英豪很慌很不安,因為我們第二次到訪柬埔寨就要帶著我們的小團隊去做這一件事,而一切本來就只是計劃,當真的要去實踐的時候,還是免不了發現即使我們計劃得再周詳,還是很多問題是我們看不見的,只有在真的到了當地的時候,才會去面對。

物資的匱乏;教育意識嚴重不足;資源分配不均;衛生意識不足;赤貧底下的無奈。
太多的問題讓我們發現不知從何做起,但我們唯一的理念還是離不開教育,因為只有教育的根本才有辦法長期並且有效地改善整個大環境,然而我們需要很長的時間。

我們。

這一次能共成功成行,多虧Sheyha的幫忙,就是穿黃褲的柬埔寨哥哥。
只能說,一切都是因緣際會,也因為大家的堅持,才能讓我們到柬埔寨,才能讓我們收穫了那麼那麼多,也讓我們赤裸裸地看見,一個以歷史遺跡著名的旅遊勝地底下的赤貧生活。

這裡就發一些照片和大家分享我們在孤兒院裡的一些日常。




剛巧遇到孤兒院每月一次的小型生日會,孩子們都在排隊等著拿蛋糕。


我們帶去了馬來西亞好吃快熟麵,讓小朋友們可以嘗試一下馬來西亞的味道,雖然小朋友們都覺得很辣但還是在生日會大受歡迎哦,哈哈哈。


每天上課時的情景。這就是他們的教室,分別有三間,非常小。屬於自發性教育與學習,孤兒院沒有固定師資,有義工來教學的時候,他們就能夠上課。孩子們也不一定每天會來,因為一起上課的還包括同村的孩子,有時候他們家裡有事就不會過來上課,老師也沒辦法呢。




每天下課後,我們都會多逗留半個小時,和孤兒院裡的小朋友玩耍,看他們做皮雕,和他們聊天,就是希望可以多陪陪他們,他們也非常喜歡拿著我們的相機到處拍,很可愛。


五個不同顏色的大象褲幾乎就是我們每天的穿搭。輕便,防曬,防沙塵。
絕對貨真價實,哈哈哈。

關於YEAH。浪旅。的第二篇,就先分享到這裡,下一篇再告訴你們我們畫壁畫的過程啦~
希望可以藉此post讓更多人了解我們,關於接下來的活動籌劃,我們會盡快努力做好招募工作,讓大家也有機會參與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