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2日 星期一

妳和他的五十三年。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大伯在fb上po了你們其他的合照,說三年前的今天是你們結婚的第五十年。
那一天,也是我們全家大小聚在一起替你們慶祝生日的一天,我記得那一天全家人都很開心,尤其你倆的笑容更是未從臉上移開過。因為各奔東西的原因,基本上除了過年之外,一般上都很少有這樣的聚會整個家族在一起,但那一天,因為你們,又再次把大家聚在一起。

“阿嫲,跟我講一下你跟阿公年輕時候的故事嘛。”我說。
“哎喲,人都那麼老了,還有什麼好講的。”妳嘴上說不要,臉上卻是一抹笑容。

果然講到戀愛,多大的年齡都會少女心啊。

“難道是你追阿公的,所以不敢跟我們講,哈哈哈。”我打趣道。
“你個頭啊,是你阿公追我的,想當年你阿嫲幾美麗,很多人追的。”妳如是說道。

是啊,確實。
年輕的時候,妳是如此的漂亮能幹,而你也是非常帥氣,這一點我可沒吹牛。
在那個年代,你們是難得的自由戀愛,這一點連我都非常讚歎。

物質匱乏的年代,你們選擇了結婚。
從那一刻起,一直到今天,你們還是在彼此身邊。
總是不善於表達對對方的愛,但我一直都覺得你們很恩愛。

妳總跟我說,我們女孩子嫁過去人家家就是凡是要退三分,要懂得吃苦,要懂得做家務,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要懂得付出,要好好走,不要動不動吵架就說要離婚啊,要分開啊。每次都說得我好像已經快要嫁出去了。

你也總跟我說,長大了,要快快嫁人,不然阿公怕來不及看你結婚啊,怕來不及抱曾孫。我總是抱抱你,說怎麼可能,不要亂說話,你要長命百歲,以後還要幫我照顧小孩的。

笑著舉起酒杯陪你們喝。
嗯,我們家都是無酒不歡。
但又何嘗不是一陣鼻酸。

這五十三年來,風風雨雨,一路都不容易。
你們的性格完全是兩種不同的個性,卻互相融合了在一起,造就了我們整個家庭。
沒有你們,沒有爸媽,沒有我。
一步一步,是你們五十多年來的堅定讓我們知道永遠都有家當後盾。

如今你們臉上不復從前的年輕樣貌,歲月替你們畫上了皺紋。
可你們擁有的,卻是走了一輩子的故事。

我長大了,終於理解了你們之間的相濡以沫。
可是,你們卻老了。

沒有什麼想要的,只想要你們繼續平安健康,一定會看見我結婚生小孩,含飴弄孫。
當然,前提是要有人肯娶我,哈哈。

五十三年快樂,我愛你們。
;')


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送花。

送花。到台灣。

在網絡上看到了賣著很漂亮的乾花的店家,毫不猶豫地就刷了卡買了下來,地址填的是妳在台灣的宿舍地址,居然也不知道你搬了宿舍,就這樣貿貿然地填了去年的地址,把花送出去。等了兩天,你都沒說收到東西,才開口問你。

“ 欸,沒收到包裹嗎?”我問。
“沒有啊,什麼包裹?”你答。

終於,輾轉拿到了包裹。

沒有什麼特別節日,沒有什麼的原因,就是想要送點小東西。

做這件事情其實真的沒什麼理由,知道妳這個學期很重要,很多事情要忙,但你卻陷入狀態不好的時期,遠在馬來西亞的我,沒有什麼能做的,但稍微讓妳開心的能力還是有的。


店家Kinki 手作 Studio是一對夫妻一起經營的乾花網店,老婆Kinki負責所有的花束,老公則負責所有的拍攝,齊心協力一起把生意做好。非常好聊的一對夫妻,真心喜歡他們的態度,想在台灣送乾花,新娘花束,或者伴娘手環,甚至其他作品,都可以找他們哦,價錢方面我也覺得比其他店家來得便宜,不妨試一試!


店家的服務態度很好,原本應該在月中才收得到的包裹卻提前了那麼多到了,而我就只是說了一句“不好意思,因為他最近壓力比較大,如果可以提前送到的話麻煩你告訴我一聲,如果不行也沒關係。”

真的,謝謝Kinki的貼心,讓我可以那麼順利送出禮物,哈。
當然,這篇不是商業文,而是真心喜歡店家的態度還有作品也很漂亮,才跟大家分享的,希望你們喜歡。
點擊進入 Kinki手作Studio


當然,這件事情也讓我更加堅定一個信念。


我們都不能只仰賴另一半給予快樂,不是只有男女朋友才能有這樣給驚喜的力量。
而我也一直堅信,不管是情人、朋友還是家人,不管對方在那裡,只要你真的想為對方做一點什麼,你就真的可以做到,尤其是在這個網賣發達的年代,還有什麼不可為的。

自己的朋友自己不疼,那拿來幹嘛?

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看見你的不快樂。

遊走。之間。

最近常跟一位很疼愛我的媽媽級阿姨聊天,我們倆是一樣的處女座,非常投緣。每每和她聊天,總會不斷的訝異年齡其實真的不是隔閡,有時候是心與心之間的距離,而從她身上,我也學會了一件事。
年齡就只是一個數字,他並不能局限你的可能,過想要過的生活,無論幾歲。

天南地北的,我們什麼都聊。

也不知怎麼地,那天很有感觸地和她聊起一件事。
『阿姨,我覺得我還蠻有病的。』我說。
『?』阿姨說。
『不能看見在乎的人不快樂的病,我總是希望身邊的人都快樂,我很希望自己對他們的好能夠使他們快樂,因為我真的很在乎他們。』我說。

是啊,病入膏肓。

我的朋友圈不大,因為懶。
懶得聯絡,懶得應酬,懶得交際,懶得做無謂的事情。
沒有必要的時候,我都不願意迫使自己去做這些是,所以常讓人覺得我很冷漠。
小小的朋友圈,但是很舒服。
我很在意朋友這回事,也或許是這些年來其中的一些經歷,讓我非常重視友情,尤其是身邊特別好的那些。我不喜歡看見他們不快樂,看見他們沮喪,看見他們難受,看見他們委屈。
每一次的傾聽;每一次的安慰。
我都會很用心地去陪伴對方,就算是非常小的事情,只要能讓他們重新快樂,我真的都覺得無所謂。

我不是要說自己多偉大,而是分散在那麼多城市裡,是不是快樂也變得難能可貴了。

一座一座的城市,一張一張的冰冷。
我們都過得不容易,甚至有些人過得很緊張。
我們開始忽略了一些很小的事情,我們忘了快樂源自於內心和本性。
我們追求,我們渴望,我們放不開。

於是,我們都生病了,文明病。

開始有壓力;開始容易緊張;開始易躁;開始失眠;開始質疑。
所有的負面情緒一擁而上,我們不斷地安慰自己,卻也好像徒然無功。

今天安慰完了自己,明天又開始質疑起來,無限循環啊。
是不是,你也一樣?

隨性。真實。

重新認識一個和你朋友圈完全沒有交集的人,是一件很奇妙又有點難的事。
奇妙在哪兒?
說什麼都是新鮮的,說什麼都是有趣的,說什麼都是說不完的。
難在哪兒?
因為有了年齡的閱歷,說什麼都有保留,說什麼都不會說透,說什麼都沒有辦法完整表達出你眼前的這個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每個人對於文字的敏感度也不一樣,有的人就是善於表達,那是一種舒服的方式。
而有的人,或許就是要見面才有辦法聊起來。

而當兩種不同的人遇見,無非就是兩種結果:
一,找到雙方的平衡點。
二,找到雙方的平行線,掰咯。

所以你說,人是不是很有趣,哈。

也就是因為這些有趣的事情不斷在生活裡發生,我們才能體驗其中的好玩和無奈。
也隨著歲月的累積,我們才會發現,很多自己的經歷和故事不再是三言兩語能夠傳達給對方,因為接受度不同,也因為各自的價值觀和立場已經根深蒂固。

我知道,我很羅嗦,但我就只是一個寫自己想要寫的女生。
我沒有什麼可分享的,就只是想要寫,就只是想要有個地方能讓我整理好腦袋裡的混亂。
想法總是很多,但能夠被整理出來的,也很有限。

沒什麼觀眾,做自己就好,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