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

吳哥。浪旅吧。


吳哥。

從落地暹粒到今天已經是第八天,這一次來柬埔寨兩個星期和上一次的心情全然不同。這一次,帶著陌生又熟悉的心情再次來到柬埔寨。五個人,一個小小的團隊,我們來這裡的孤兒院和學校做短期服務。從什麼都不懂到現在才剛過一半卻已經開始捨不得,若當初沒有踏出這一步,我想,我們便不會懂得這種被需要的心情;便不會知道我們的渺小的能力原來也可以成為別人的一片天;便不會深切感受自己擁有得太多太多。我們想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幫助人。在這個資訊爆棚的時代,我們常做著自以為幫忙的事情,但卻不曾想這可能造成了別人的困擾,別人的麻煩。志工的框框早已無形地把我們箍著,各種門檻和組織都讓這一條路變得太方便,甚至是一種潮流。其實我們到底可以留下什麼?Yeah。浪旅。

當初你和我說,你想要組織一個團隊,一個屬於你自己的志工團隊,為什麼不可以一邊旅行,以便幫助需要的人?我聽著,思考著,沒有反駁卻也沒有多做贊成,畢竟我根本一點都不確定這樣雛形的概念到底可以打動多少人。從高中畢業到現在大家都在慢慢轉大人,這一路遇見了太多太多潑冷水的人,我們都慢慢地變得現實,變得小心翼翼,邊的夢想都帶著現實的色彩。我知道這件事這個概念可行,但一開始的時候我卻也說服了自己很久才贊同,決定再和你瘋一把。

現在轉過頭看才發現原來自己也被現實磨蝕了一角。

是因為你的固執,我們現在才能在暹粒左想做的事,遇見那麼的美好的人。你說,志工只是一種無謂的稱號,你不想局限別人的想法,想替人完成夢想,不想把門檻放得太高,只要可以,我們就去做,資金什麼的,只要我們完成了第一次,那我們就可以更從容地去籌集,去和別人證明我們的能力,去告訴大家這個世界不管你的能力在哪裡,總會有被需要的時候,可以發揮的地方。

常被你的固執和堅持弄得一頭霧水,但我想這一次沒有你的固執,就不會有yeah,不會有浪旅。教育。改變。

每天白天的時候我們就在當地的志工學校畫壁畫,傍晚的時候就去孤兒院幫小孩上中英文課。往往就是白天一大早就出門,到了晚上烏漆抹黑了才回到市區。每次來回都接近一小時,疲累的感覺自然不在話下,天氣熱得隨時都會讓人融化,但說真的,很開心很開心。或許,我們這些天都得過得省吃儉用,因為我們的贊助並沒有讓我們毫無後顧之憂,但此刻,我們的心靈卻是最富足的。

孩子們年齡不一,來上課的流動率也非常高,往往都因為家裡有事就沒辦法來上課,只有在孤兒院裡的小孩是固定班底,有時會我們一晚上只要上一堂課,但有時候人卻多到要開三個班級,年齡從四歲到二十幾歲皆有。語言溝通對我們而言是最大的障礙,但孩子們渴望學習的心情雀可以讓我們克服一切。

是真的真的很心疼這些孤兒,總在每天下課後留多半小時和他們一起玩,不管再累都真的很值得,很希望可以多陪陪他們,很希望可以把更好的生活和衛生條件帶給他們。總是從那些清澈的雙眼裡,看見了自己在城市裡的貪婪和虛無。

壁畫。傳遞。

畫壁畫對所有華中生來說一點都不陌生,而這項精神居然有一天在我畢業之後可以傳遞到國外,也謝謝志工學校的校長的信任,照片上還是一片空白,但我相信過多幾天便是一片色彩。

很多事情,你總不會預測到他的發生,但你也不會像想到有一天這些事,這些技能,會讓你可以發揚光大。是的,今日我以華中為榮,明日華中以我為傲。

關於我們,關於Yeah,關於浪旅,有太多想解釋的,就留在下一次,當所有資料更完整的時候。期待與你們分享我們的收穫。





3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