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ll be fine

| on
07:43
某一個。

最近很忙,很累,打從心底的那種累。
輾轉整個夜晚,卻久久不能入睡。
多久了,已經不記得這種感受了,但怎麼突然之間這種感覺又回來了。

不要問我怎麼了,我只知道我暫時地不快樂了,但我知道我會沒事的。

什麼都抓不住,什麼都看不見的感覺。
I can't feel myself.

什麼都不想說,也不想解釋,甚至連開口都覺得疲憊。
情緒就快要溢出,最後一條理智線卻還在緊緊地扯著自己。
心裡想做的,跟理智上的控制,背道而馳。

腦袋混沌到好像一點都沒有辦法思考也思考不出一個所以然。
麻痺到好像連最熟悉的文字也變得陌生。
好像沒有一個詞,一句詞足以形容這樣難堪的當下。

習慣性地自動離開,習慣性地避免衝突。
這樣的慣性,真的好嗎?不傷嗎?

我知道我心裡什麼都不想做,只想捲縮在眼淚中,讓自己乾涸。
但我也知道不應該這樣,應該要好好push自己一把。
我知道我可以活得精彩。
我可以放掉枷鎖有更深的經歷和故事。

只是現在找不到力量;只是現在忘了生活的可愛。

只是,帶著本能,麻木地過著。

一路以來,跌跌撞撞,我知道沒有什麼再承受不了的了。
但我也是人,我需要時間去讓自己重新回到軌道上。

如果可以,我希望一覺醒來,我什麼都不記得。
我還有一顆,乾乾淨淨什麼都雜質都沒有的心。
可不可以,選擇性地忘記與這些人有關的回憶。

這些回憶,這些人,太痛。
I will be fine and tough after all of these.




夜裡的猖狂。

| on
09:06
只是無限好。

或許是最近有點超載的聊天和無限的反思反而讓底下的文字有點無所適從的感覺。很多想法,很多想說的,但也好像抓不住文字的走向,抓不住心的感受。

或許是習慣了傾聽別人的傾述,咀嚼每一句訴說,看著不同的人說著相同的故事,才赫然發現,每個人都在上人生的課程,即使講師不同,課程內容不同,但所學到的道理最終都很恰巧地相同。

在這個夜晚,我想要文字猖狂點。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相愛。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相知。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互相慰籍。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明白相同的苦澀。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明白彼此只是過客。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覺得對方總是不懂你。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看不懂對方到底想要什麼。

可悲可笑可憐的是,他們不會是同一個人。
也或許有些幸運的成分?

有時候你也只是倦了,不想要再重複一些回憶。
不想在不同的人身上看見相似的情景。
有些事,一次就夠。

我們都會學著愛,或遲或早。
然而過客那麼多,刻苦銘心的卻只會,也只能有那麼一個。
可你卻沒有辦法預測他的出現。

她走進你生命裡的第一抹微笑,向你展示的第一份羞澀。
你們的第一場談話,你按耐著心跳的加速給她撥的第一通電話。
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回,卻還是發出去的第一封信息,明明想的理由是那麼地勉強。
然後有一天,你們終於約出來了,你們從找不到話題到無話不談。
一杯咖啡,一杯茶,一場電影,一種溫度的感受。
一切是那麼地契合。
那麼地完美。

只是。
突然有一天,你發現了對方的缺點,你發現了對方有你無法忍受的壞習慣。
你不斷回想當初到底為什麼會愛上他/她。
才恍然大悟。
愛的時候,一切都不需要原因。
不愛的時候,一切都是原因。

我們總在花時間去尋找那個所謂對的人,卻從來沒有想過,當一個人進入了你的生命的時候,選擇權從來都不是在你自己的手上。
愛上一個人是宿命,被愛上也是一種宿命,而相愛更是一種難得的宿命。
愛與不愛,我們總是有太多的思考。
那些衝動和勇氣總在時間的穿梭裡被消磨。
也或許,那樣的衝動,一輩子也只會有那麼一次,那麼奮不顧身。

我也希望那部分的我還在啊。

有些關係,你不想破壞,所以要懂得點到為止。
有些關係,你不想放棄,但卻好像無法再前進。
有些關係,你不想繼續,但也由不得你選擇啊。
人非草木啊。

明明什麼都不是,為什麼還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重。
把每一件事情和關係都看得淡一點,會不會傷得比較輕。

不想要有任何羈絆,卻沒辦法真正割捨。
懂得捨得,懂得抉擇,懂得拒絕。
這是我的一堂課。

本來就沒辦法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