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看見你的不快樂。

遊走。之間。

最近常跟一位很疼愛我的媽媽級阿姨聊天,我們倆是一樣的處女座,非常投緣。每每和她聊天,總會不斷的訝異年齡其實真的不是隔閡,有時候是心與心之間的距離,而從她身上,我也學會了一件事。
年齡就只是一個數字,他並不能局限你的可能,過想要過的生活,無論幾歲。

天南地北的,我們什麼都聊。

也不知怎麼地,那天很有感觸地和她聊起一件事。
『阿姨,我覺得我還蠻有病的。』我說。
『?』阿姨說。
『不能看見在乎的人不快樂的病,我總是希望身邊的人都快樂,我很希望自己對他們的好能夠使他們快樂,因為我真的很在乎他們。』我說。

是啊,病入膏肓。

我的朋友圈不大,因為懶。
懶得聯絡,懶得應酬,懶得交際,懶得做無謂的事情。
沒有必要的時候,我都不願意迫使自己去做這些是,所以常讓人覺得我很冷漠。
小小的朋友圈,但是很舒服。
我很在意朋友這回事,也或許是這些年來其中的一些經歷,讓我非常重視友情,尤其是身邊特別好的那些。我不喜歡看見他們不快樂,看見他們沮喪,看見他們難受,看見他們委屈。
每一次的傾聽;每一次的安慰。
我都會很用心地去陪伴對方,就算是非常小的事情,只要能讓他們重新快樂,我真的都覺得無所謂。

我不是要說自己多偉大,而是分散在那麼多城市裡,是不是快樂也變得難能可貴了。

一座一座的城市,一張一張的冰冷。
我們都過得不容易,甚至有些人過得很緊張。
我們開始忽略了一些很小的事情,我們忘了快樂源自於內心和本性。
我們追求,我們渴望,我們放不開。

於是,我們都生病了,文明病。

開始有壓力;開始容易緊張;開始易躁;開始失眠;開始質疑。
所有的負面情緒一擁而上,我們不斷地安慰自己,卻也好像徒然無功。

今天安慰完了自己,明天又開始質疑起來,無限循環啊。
是不是,你也一樣?

隨性。真實。

重新認識一個和你朋友圈完全沒有交集的人,是一件很奇妙又有點難的事。
奇妙在哪兒?
說什麼都是新鮮的,說什麼都是有趣的,說什麼都是說不完的。
難在哪兒?
因為有了年齡的閱歷,說什麼都有保留,說什麼都不會說透,說什麼都沒有辦法完整表達出你眼前的這個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每個人對於文字的敏感度也不一樣,有的人就是善於表達,那是一種舒服的方式。
而有的人,或許就是要見面才有辦法聊起來。

而當兩種不同的人遇見,無非就是兩種結果:
一,找到雙方的平衡點。
二,找到雙方的平行線,掰咯。

所以你說,人是不是很有趣,哈。

也就是因為這些有趣的事情不斷在生活裡發生,我們才能體驗其中的好玩和無奈。
也隨著歲月的累積,我們才會發現,很多自己的經歷和故事不再是三言兩語能夠傳達給對方,因為接受度不同,也因為各自的價值觀和立場已經根深蒂固。

我知道,我很羅嗦,但我就只是一個寫自己想要寫的女生。
我沒有什麼可分享的,就只是想要寫,就只是想要有個地方能讓我整理好腦袋裡的混亂。
想法總是很多,但能夠被整理出來的,也很有限。

沒什麼觀眾,做自己就好,不是嗎。





2 則留言:

  1. 我想终归回到一个点上:平衡。
    不快乐没有不好,一直快乐也不见得很好。人生总有起伏,总会带给我们需要遇见并学习的,学好了转身离开,保持优雅的平衡点然后往前去。兜兜转转,终归是要回到最初的点上。:)

    回覆刪除
  2. 我想终归回到一个点上:平衡。
    不快乐没有不好,一直快乐也不见得很好。人生总有起伏,总会带给我们需要遇见并学习的,学好了转身离开,保持优雅的平衡点然后往前去。兜兜转转,终归是要回到最初的点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