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

2015。末。

2015。末。

2015的最后一天,這一年的結束。
如果用一個字來總結我的2015,我想莫過於這個字——闖。
這一年做了很多很重要的決定,做了很多不一樣的事。
原本很多事情都想要在21歲的時候做到,都丟進了21歲的bucket list,但現在回頭一望,其實很多事情在那個時候的我未必有能力,所以心一橫,決定拉長到25歲前要完成bucket list裡的東西。

這一年,我回到人群裡。
不夠勇敢的日子久了,也該是時候把自己推一把,測試自己的能力。

這一年,我終於一個人去旅行。
總是看見我去玩的照片,但這一年的三星期台灣之旅其實是我的第一次一個人旅行,帶著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穫回來,也把一部分的自己留在了寶島的土地上。

這一年,我嘗試了很多印象中不敢做的事情。
一次次的遠行,讓我不斷地試探著自己的極限到底在哪裡,可以把自己逼到什麼程度。而很多事情原來沒有我想象中的可怕,只要眼睛閉上,把自己豁出去,就真的沒有什么害怕。

這一年,我讓我的文字更加有力量。
或許是一直都有在寫blog的關係,突然之間你會發現,自己的文字和照片居然也能把人吸引過來,也透過這些事情耳朵了很多機會嘗試不一樣的東西,真的很感恩。

這一年,YEAH出現了,我們去浪旅
本著一顆不可能有人認同的心,我們手上揣著有限的資金,硬著頭皮到柬埔寨進行兩個星期的浪旅。這是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組織,屬於我們自己的概念的團體,而在團隊的堅持不懈和熱血瘋狂下,我們真的做到了,浪旅誕生了。

而原因真的很簡單,因為我說過:
“只要你敢瘋,我一定陪你瘋。”

2016。始。

而對於2016,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只是覺得又年長了一歲,目標又更明確了一些。
不管是家庭,友情,愛情,我想都需要再努力。
沒有完美的角色,只有相互的缺憾。

失去了很多,但得到的也相對很多。
諒解與不諒解其實都不重要,畢竟有些事有些人總會在歲月裡慢慢消失。

從來不能期待每個你會在我的生活里一直存在,總有一天或許是我消失了呢。
這一年讓我明白更多的是生活的無奈和當下的珍惜。
天災人禍皆不能倖免,一切皆是命中註定啊。

心。闊。

謝謝這一年出現的所有好事壞事,好人壞人。
謝謝這一年走進我生活,離開我生活的人。
謝謝每一個相遇,每一個錯過。
謝謝每一段故事裡的你我他。

謝謝每一份包容和寬厚,讓我的過錯可以被原諒。
謝謝每一份傷害和譏諷,讓我的倔強可以更升級。

時間過去了,我們都會好好的。
有些事,該留在這個歲末;而有些事,該延續到新一年。

祝願每一個看著我的blog的你,都有一個美好的新一年,與愛的人相守一起。
平安,健康,快樂。
便是福。
啾咪。



2015年12月13日 星期日

吳哥。浪旅吧。


吳哥。

從落地暹粒到今天已經是第八天,這一次來柬埔寨兩個星期和上一次的心情全然不同。這一次,帶著陌生又熟悉的心情再次來到柬埔寨。五個人,一個小小的團隊,我們來這裡的孤兒院和學校做短期服務。從什麼都不懂到現在才剛過一半卻已經開始捨不得,若當初沒有踏出這一步,我想,我們便不會懂得這種被需要的心情;便不會知道我們的渺小的能力原來也可以成為別人的一片天;便不會深切感受自己擁有得太多太多。我們想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幫助人。在這個資訊爆棚的時代,我們常做著自以為幫忙的事情,但卻不曾想這可能造成了別人的困擾,別人的麻煩。志工的框框早已無形地把我們箍著,各種門檻和組織都讓這一條路變得太方便,甚至是一種潮流。其實我們到底可以留下什麼?Yeah。浪旅。

當初你和我說,你想要組織一個團隊,一個屬於你自己的志工團隊,為什麼不可以一邊旅行,以便幫助需要的人?我聽著,思考著,沒有反駁卻也沒有多做贊成,畢竟我根本一點都不確定這樣雛形的概念到底可以打動多少人。從高中畢業到現在大家都在慢慢轉大人,這一路遇見了太多太多潑冷水的人,我們都慢慢地變得現實,變得小心翼翼,邊的夢想都帶著現實的色彩。我知道這件事這個概念可行,但一開始的時候我卻也說服了自己很久才贊同,決定再和你瘋一把。

現在轉過頭看才發現原來自己也被現實磨蝕了一角。

是因為你的固執,我們現在才能在暹粒左想做的事,遇見那麼的美好的人。你說,志工只是一種無謂的稱號,你不想局限別人的想法,想替人完成夢想,不想把門檻放得太高,只要可以,我們就去做,資金什麼的,只要我們完成了第一次,那我們就可以更從容地去籌集,去和別人證明我們的能力,去告訴大家這個世界不管你的能力在哪裡,總會有被需要的時候,可以發揮的地方。

常被你的固執和堅持弄得一頭霧水,但我想這一次沒有你的固執,就不會有yeah,不會有浪旅。教育。改變。

每天白天的時候我們就在當地的志工學校畫壁畫,傍晚的時候就去孤兒院幫小孩上中英文課。往往就是白天一大早就出門,到了晚上烏漆抹黑了才回到市區。每次來回都接近一小時,疲累的感覺自然不在話下,天氣熱得隨時都會讓人融化,但說真的,很開心很開心。或許,我們這些天都得過得省吃儉用,因為我們的贊助並沒有讓我們毫無後顧之憂,但此刻,我們的心靈卻是最富足的。

孩子們年齡不一,來上課的流動率也非常高,往往都因為家裡有事就沒辦法來上課,只有在孤兒院裡的小孩是固定班底,有時會我們一晚上只要上一堂課,但有時候人卻多到要開三個班級,年齡從四歲到二十幾歲皆有。語言溝通對我們而言是最大的障礙,但孩子們渴望學習的心情雀可以讓我們克服一切。

是真的真的很心疼這些孤兒,總在每天下課後留多半小時和他們一起玩,不管再累都真的很值得,很希望可以多陪陪他們,很希望可以把更好的生活和衛生條件帶給他們。總是從那些清澈的雙眼裡,看見了自己在城市裡的貪婪和虛無。

壁畫。傳遞。

畫壁畫對所有華中生來說一點都不陌生,而這項精神居然有一天在我畢業之後可以傳遞到國外,也謝謝志工學校的校長的信任,照片上還是一片空白,但我相信過多幾天便是一片色彩。

很多事情,你總不會預測到他的發生,但你也不會像想到有一天這些事,這些技能,會讓你可以發揚光大。是的,今日我以華中為榮,明日華中以我為傲。

關於我們,關於Yeah,關於浪旅,有太多想解釋的,就留在下一次,當所有資料更完整的時候。期待與你們分享我們的收穫。





2015年11月28日 星期六

I will be fine

某一個。

最近很忙,很累,打從心底的那種累。
輾轉整個夜晚,卻久久不能入睡。
多久了,已經不記得這種感受了,但怎麼突然之間這種感覺又回來了。

不要問我怎麼了,我只知道我暫時地不快樂了,但我知道我會沒事的。

什麼都抓不住,什麼都看不見的感覺。
I can't feel myself.

什麼都不想說,也不想解釋,甚至連開口都覺得疲憊。
情緒就快要溢出,最後一條理智線卻還在緊緊地扯著自己。
心裡想做的,跟理智上的控制,背道而馳。

腦袋混沌到好像一點都沒有辦法思考也思考不出一個所以然。
麻痺到好像連最熟悉的文字也變得陌生。
好像沒有一個詞,一句詞足以形容這樣難堪的當下。

習慣性地自動離開,習慣性地避免衝突。
這樣的慣性,真的好嗎?不傷嗎?

我知道我心裡什麼都不想做,只想捲縮在眼淚中,讓自己乾涸。
但我也知道不應該這樣,應該要好好push自己一把。
我知道我可以活得精彩。
我可以放掉枷鎖有更深的經歷和故事。

只是現在找不到力量;只是現在忘了生活的可愛。

只是,帶著本能,麻木地過著。

一路以來,跌跌撞撞,我知道沒有什麼再承受不了的了。
但我也是人,我需要時間去讓自己重新回到軌道上。

如果可以,我希望一覺醒來,我什麼都不記得。
我還有一顆,乾乾淨淨什麼都雜質都沒有的心。
可不可以,選擇性地忘記與這些人有關的回憶。

這些回憶,這些人,太痛。
I will be fine and tough after all of these.




2015年11月8日 星期日

夜裡的猖狂。

只是無限好。

或許是最近有點超載的聊天和無限的反思反而讓底下的文字有點無所適從的感覺。很多想法,很多想說的,但也好像抓不住文字的走向,抓不住心的感受。

或許是習慣了傾聽別人的傾述,咀嚼每一句訴說,看著不同的人說著相同的故事,才赫然發現,每個人都在上人生的課程,即使講師不同,課程內容不同,但所學到的道理最終都很恰巧地相同。

在這個夜晚,我想要文字猖狂點。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相愛。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相知。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互相慰籍。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明白相同的苦澀。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明白彼此只是過客。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覺得對方總是不懂你。
你會遇上一些人,你們會看不懂對方到底想要什麼。

可悲可笑可憐的是,他們不會是同一個人。
也或許有些幸運的成分?

有時候你也只是倦了,不想要再重複一些回憶。
不想在不同的人身上看見相似的情景。
有些事,一次就夠。

我們都會學著愛,或遲或早。
然而過客那麼多,刻苦銘心的卻只會,也只能有那麼一個。
可你卻沒有辦法預測他的出現。

她走進你生命裡的第一抹微笑,向你展示的第一份羞澀。
你們的第一場談話,你按耐著心跳的加速給她撥的第一通電話。
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回,卻還是發出去的第一封信息,明明想的理由是那麼地勉強。
然後有一天,你們終於約出來了,你們從找不到話題到無話不談。
一杯咖啡,一杯茶,一場電影,一種溫度的感受。
一切是那麼地契合。
那麼地完美。

只是。
突然有一天,你發現了對方的缺點,你發現了對方有你無法忍受的壞習慣。
你不斷回想當初到底為什麼會愛上他/她。
才恍然大悟。
愛的時候,一切都不需要原因。
不愛的時候,一切都是原因。

我們總在花時間去尋找那個所謂對的人,卻從來沒有想過,當一個人進入了你的生命的時候,選擇權從來都不是在你自己的手上。
愛上一個人是宿命,被愛上也是一種宿命,而相愛更是一種難得的宿命。
愛與不愛,我們總是有太多的思考。
那些衝動和勇氣總在時間的穿梭裡被消磨。
也或許,那樣的衝動,一輩子也只會有那麼一次,那麼奮不顧身。

我也希望那部分的我還在啊。

有些關係,你不想破壞,所以要懂得點到為止。
有些關係,你不想放棄,但卻好像無法再前進。
有些關係,你不想繼續,但也由不得你選擇啊。
人非草木啊。

明明什麼都不是,為什麼還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重。
把每一件事情和關係都看得淡一點,會不會傷得比較輕。

不想要有任何羈絆,卻沒辦法真正割捨。
懂得捨得,懂得抉擇,懂得拒絕。
這是我的一堂課。

本來就沒辦法圓滿。







2015年10月12日 星期一

妳和他的五十三年。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大伯在fb上po了你們其他的合照,說三年前的今天是你們結婚的第五十年。
那一天,也是我們全家大小聚在一起替你們慶祝生日的一天,我記得那一天全家人都很開心,尤其你倆的笑容更是未從臉上移開過。因為各奔東西的原因,基本上除了過年之外,一般上都很少有這樣的聚會整個家族在一起,但那一天,因為你們,又再次把大家聚在一起。

“阿嫲,跟我講一下你跟阿公年輕時候的故事嘛。”我說。
“哎喲,人都那麼老了,還有什麼好講的。”妳嘴上說不要,臉上卻是一抹笑容。

果然講到戀愛,多大的年齡都會少女心啊。

“難道是你追阿公的,所以不敢跟我們講,哈哈哈。”我打趣道。
“你個頭啊,是你阿公追我的,想當年你阿嫲幾美麗,很多人追的。”妳如是說道。

是啊,確實。
年輕的時候,妳是如此的漂亮能幹,而你也是非常帥氣,這一點我可沒吹牛。
在那個年代,你們是難得的自由戀愛,這一點連我都非常讚歎。

物質匱乏的年代,你們選擇了結婚。
從那一刻起,一直到今天,你們還是在彼此身邊。
總是不善於表達對對方的愛,但我一直都覺得你們很恩愛。

妳總跟我說,我們女孩子嫁過去人家家就是凡是要退三分,要懂得吃苦,要懂得做家務,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要懂得付出,要好好走,不要動不動吵架就說要離婚啊,要分開啊。每次都說得我好像已經快要嫁出去了。

你也總跟我說,長大了,要快快嫁人,不然阿公怕來不及看你結婚啊,怕來不及抱曾孫。我總是抱抱你,說怎麼可能,不要亂說話,你要長命百歲,以後還要幫我照顧小孩的。

笑著舉起酒杯陪你們喝。
嗯,我們家都是無酒不歡。
但又何嘗不是一陣鼻酸。

這五十三年來,風風雨雨,一路都不容易。
你們的性格完全是兩種不同的個性,卻互相融合了在一起,造就了我們整個家庭。
沒有你們,沒有爸媽,沒有我。
一步一步,是你們五十多年來的堅定讓我們知道永遠都有家當後盾。

如今你們臉上不復從前的年輕樣貌,歲月替你們畫上了皺紋。
可你們擁有的,卻是走了一輩子的故事。

我長大了,終於理解了你們之間的相濡以沫。
可是,你們卻老了。

沒有什麼想要的,只想要你們繼續平安健康,一定會看見我結婚生小孩,含飴弄孫。
當然,前提是要有人肯娶我,哈哈。

五十三年快樂,我愛你們。
;')


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送花。

送花。到台灣。

在網絡上看到了賣著很漂亮的乾花的店家,毫不猶豫地就刷了卡買了下來,地址填的是妳在台灣的宿舍地址,居然也不知道你搬了宿舍,就這樣貿貿然地填了去年的地址,把花送出去。等了兩天,你都沒說收到東西,才開口問你。

“ 欸,沒收到包裹嗎?”我問。
“沒有啊,什麼包裹?”你答。

終於,輾轉拿到了包裹。

沒有什麼特別節日,沒有什麼的原因,就是想要送點小東西。

做這件事情其實真的沒什麼理由,知道妳這個學期很重要,很多事情要忙,但你卻陷入狀態不好的時期,遠在馬來西亞的我,沒有什麼能做的,但稍微讓妳開心的能力還是有的。


店家Kinki 手作 Studio是一對夫妻一起經營的乾花網店,老婆Kinki負責所有的花束,老公則負責所有的拍攝,齊心協力一起把生意做好。非常好聊的一對夫妻,真心喜歡他們的態度,想在台灣送乾花,新娘花束,或者伴娘手環,甚至其他作品,都可以找他們哦,價錢方面我也覺得比其他店家來得便宜,不妨試一試!


店家的服務態度很好,原本應該在月中才收得到的包裹卻提前了那麼多到了,而我就只是說了一句“不好意思,因為他最近壓力比較大,如果可以提前送到的話麻煩你告訴我一聲,如果不行也沒關係。”

真的,謝謝Kinki的貼心,讓我可以那麼順利送出禮物,哈。
當然,這篇不是商業文,而是真心喜歡店家的態度還有作品也很漂亮,才跟大家分享的,希望你們喜歡。
點擊進入 Kinki手作Studio


當然,這件事情也讓我更加堅定一個信念。


我們都不能只仰賴另一半給予快樂,不是只有男女朋友才能有這樣給驚喜的力量。
而我也一直堅信,不管是情人、朋友還是家人,不管對方在那裡,只要你真的想為對方做一點什麼,你就真的可以做到,尤其是在這個網賣發達的年代,還有什麼不可為的。

自己的朋友自己不疼,那拿來幹嘛?

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看見你的不快樂。

遊走。之間。

最近常跟一位很疼愛我的媽媽級阿姨聊天,我們倆是一樣的處女座,非常投緣。每每和她聊天,總會不斷的訝異年齡其實真的不是隔閡,有時候是心與心之間的距離,而從她身上,我也學會了一件事。
年齡就只是一個數字,他並不能局限你的可能,過想要過的生活,無論幾歲。

天南地北的,我們什麼都聊。

也不知怎麼地,那天很有感觸地和她聊起一件事。
『阿姨,我覺得我還蠻有病的。』我說。
『?』阿姨說。
『不能看見在乎的人不快樂的病,我總是希望身邊的人都快樂,我很希望自己對他們的好能夠使他們快樂,因為我真的很在乎他們。』我說。

是啊,病入膏肓。

我的朋友圈不大,因為懶。
懶得聯絡,懶得應酬,懶得交際,懶得做無謂的事情。
沒有必要的時候,我都不願意迫使自己去做這些是,所以常讓人覺得我很冷漠。
小小的朋友圈,但是很舒服。
我很在意朋友這回事,也或許是這些年來其中的一些經歷,讓我非常重視友情,尤其是身邊特別好的那些。我不喜歡看見他們不快樂,看見他們沮喪,看見他們難受,看見他們委屈。
每一次的傾聽;每一次的安慰。
我都會很用心地去陪伴對方,就算是非常小的事情,只要能讓他們重新快樂,我真的都覺得無所謂。

我不是要說自己多偉大,而是分散在那麼多城市裡,是不是快樂也變得難能可貴了。

一座一座的城市,一張一張的冰冷。
我們都過得不容易,甚至有些人過得很緊張。
我們開始忽略了一些很小的事情,我們忘了快樂源自於內心和本性。
我們追求,我們渴望,我們放不開。

於是,我們都生病了,文明病。

開始有壓力;開始容易緊張;開始易躁;開始失眠;開始質疑。
所有的負面情緒一擁而上,我們不斷地安慰自己,卻也好像徒然無功。

今天安慰完了自己,明天又開始質疑起來,無限循環啊。
是不是,你也一樣?

隨性。真實。

重新認識一個和你朋友圈完全沒有交集的人,是一件很奇妙又有點難的事。
奇妙在哪兒?
說什麼都是新鮮的,說什麼都是有趣的,說什麼都是說不完的。
難在哪兒?
因為有了年齡的閱歷,說什麼都有保留,說什麼都不會說透,說什麼都沒有辦法完整表達出你眼前的這個我,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每個人對於文字的敏感度也不一樣,有的人就是善於表達,那是一種舒服的方式。
而有的人,或許就是要見面才有辦法聊起來。

而當兩種不同的人遇見,無非就是兩種結果:
一,找到雙方的平衡點。
二,找到雙方的平行線,掰咯。

所以你說,人是不是很有趣,哈。

也就是因為這些有趣的事情不斷在生活裡發生,我們才能體驗其中的好玩和無奈。
也隨著歲月的累積,我們才會發現,很多自己的經歷和故事不再是三言兩語能夠傳達給對方,因為接受度不同,也因為各自的價值觀和立場已經根深蒂固。

我知道,我很羅嗦,但我就只是一個寫自己想要寫的女生。
我沒有什麼可分享的,就只是想要寫,就只是想要有個地方能讓我整理好腦袋裡的混亂。
想法總是很多,但能夠被整理出來的,也很有限。

沒什麼觀眾,做自己就好,不是嗎。





2015年9月18日 星期五

淡漠與習慣。


淡漠。冷。

不是對所有事情保持緘默就代表一點感覺都沒有。很多時候,人都需要一層保護色,與其在無謂的情況下據理力爭倒不如退一步,讓時間去證明一切,過程會很難,因為排山倒海的指責會撲面而來,所有的攻擊都會特別地厲害,因為保持緘默將會為你扣上很多不必要的帽子。你會難受,你會自己對自己發脾氣,你會更加消沈,但同時,請記得更加耐著性子地繼續保持緘默。

因為時間真的會替你證明一切。

沒辦法讓所有的人了解你的生活,沒辦法讓所有人能夠適應你的步調,那就只好當作是一種經歷,因為你不能強留任何人的存在。
就好像你小時候喜歡的玩具,不管破了爛了壞了你都還是執意地要留著。

可怎麼就隨著長大了,曾經再喜歡的也都會消失在生命裡。
你先是會很難過,但慢慢地,你也會習慣。

你曾經以為不可以失去的,最終你也不知道你居然可以習慣他的消失。

這就是人生啊。
對啊,超煩的,我知道。

步伐。躊躇。

我們沒有權利選擇讓誰闖入自己的生活軌道裡,但卻可以選擇讓誰留下,有時候這也不是一種選擇,而是一種習慣。

『失戀的時候,你以為自己不可以適應一個人的生活,你怕那種空洞,因為已經習慣了有人陪伴,可是有一天你也會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一個人生活了那麼久,但其實也只是因為習慣了,反正什麼都是習慣在作祟。』
這段話,是和妹妹聊天的時候,她說的。

是啊,什麼都脫離不了習慣。

習慣可以改變一切;習慣可以培養一切;習慣也可以毀掉一切。

如果說,習慣主宰著我們生活的步調,你覺得呢?
想一想,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習慣了那樣的口味;習慣了去那家書局;習慣了上那家超市;習慣了眷戀同一個人。

習慣會變,而且變得不知不覺。
反正說什麼都不對,每個人都有每個人適應習慣的方法。

偷回來的。台灣的味道。

在台灣的小日子,最喜歡吃的就是7-11的蕎麥麵。
記得那一天自己坐在7-11,一盒簡單的蕎麥麵,一根香蕉,一杯酸奶,就這樣坐在7-11一個人吃起了午餐。最討厭的事莫過於一個人吃飯,但不知道為什麼當下卻一點寂寞都不覺得,反而很享受那靜靜的時光。
回來後,也一直很想念那樣的味道,也成功偷師了回來,自己做了起來。
吃的時候突然覺得感動流涕,當初在台灣的回憶和感觸就滿滿地充斥了回來。

我矯情。
吃的不是蕎麥麵,是感情。

每個人疼愛的方式都不同,只是看你會被什麼方式感動。
很慶幸,常常都會遇到很照顧我的人兒,給予我很多的疼愛。
這一直都讓我相信,不管日子再怎麼難過,相對地都會有相等的小確幸。

我囉嗦。
想表達的總是太多,是很煩。

我是很保留,很不想訴說太多情感的人,這與以前的我大不相同。
但又如何,變了就是變了。
是好是壞,我都衷心接受並喜愛這樣的自己。



好了,拜拜。

2015年9月9日 星期三

生日快樂 :)

 
Birthday Girl in the house.

又一年生日過去了。 
越是長大,生日越是代表了另一種意義,不需要熱熱鬧鬧,重要的人都能有多一個理由而聚在一起也不錯,不是嗎。
沒有什麼特別的心願,身邊的人都要健健康康,幸福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沒有什麼比身體重要,也沒有什麼比快樂更重要。
還有,世界和平。
我知道聽起來很無所謂,但我真的覺得我可以那麼幸福地在這裡過生日,可地球的另一端卻在飽受戰火的摧殘,所以世界和平真的就是我其中一個小小的心願。

能夠一次吃頓飯,一次家常,那便是最快樂的生日。

My Favorite Girl.

又是一次離別,以前總是很堅持不送你們飛機,但這一年卻破例送了摯友,水母還是一個人去了KL走。你總是我們裡面看得最開的人,最能適應每次的離別。
每次回來交換想法的時候,我都會覺得我們離彼此更遠了一些,也更近了一點。
遠就遠在于我們的確生活在三個不同的國家,思想觀念會改變,也不能及時地分享彼此的生活,那難免會讓我們產生一些距離感。但貴在于近這回事,文化的衝擊讓我們的談話可以用更多衝擊,更多思考的空間,更有多元性,而且無論環境如何,我們一直都能夠分享彼此的生活,彼此的喜怒哀樂,雖然有時候不能及時,雖然有時候還是要自己消化一些情緒,但已經擁有了這樣的友情,不就很足夠了嗎?

願我的嫁妝們都要好好的,遇見很棒的人,創造出更多不一樣的故事。
我們有的,就是比別人多的勇氣和冒險精神,這些路不容易,但我們都會變得更好。


夏天。咸

很喜歡這張照片,也是一位朋友去玩的時候發過來的。
讓我想起夏天海邊的味道,鹹鹹黏黏地,寫起來不太舒服,但感受起來卻是很舒服的夏天。
不禁讓我想了一些事,這世界真的好多好多好多地方是我們沒有看見過的。
那麼多漂亮的風景,可愛的人兒,美好的故事都是我們還沒有親眼看見過的。

能夠一直走在路上,真好。

沒有束縛,沒有枷鎖,不停地往前,不停地發現。
只有這樣,才能累積稱不一樣的故事,蛻變成不一樣的自己。
回到城市裡生活,情緒難免比較容易負面,比較容易沮喪,但生活總沒辦法盡人意。
總有一種被困在鳥籠裡的感覺,每天瑣碎的事情很多,喘不過氣的時候也總是煩悶,但生活還是得過,偶爾麻木地過,畢竟這世界怎麼可能每件事都讓你快樂。
也只有被困住過,才知道可以自由是多難能可貴的事。

不要停,要往前,也要記得過去是自己的一部分。

過去總會有不美好的回憶,總會有傷心的一塊,總會有被眼淚侵蝕的破碎。
但人總是不能忘記過去,也不能忽視這些因為過去而帶來的改變。
也只有接受自己的過去,我們才能變的更完整,更懂得原諒,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

生日完了,一年又快過去了。
這一年想要自己去旅行的小小心願做到了。
但Bucket List裡還是有還沒完成的事,就更努力地去實踐吧。

生日快樂。

2015年9月6日 星期日

時間點。

渺小。偌大。

這世界上本來就存在著很多沒辦法用言語解釋,沒辦法將心比心的事情。
即使我們很努力地不當壞人,想要當個好人,想要做個可以理解別人,不歧視跟自己不相同的理念的人,但有時候我們的心很任性,我們的情緒很主觀。

我們既沒有辦法接受自己成為那樣的人,卻也一直在批評那樣的別人。

我們接受不了自己的脆弱面和現實面,卻指望別人攤開自己讓我們窺視。

我們總看不見自己的渺小,以為世界就以自己為中心點,不停地轉。
也因為這樣的執拗,我們總是不斷地在傷害自己和別人。
如此地年輕氣盛,如此地負氣。
不能謙卑地去珍惜一切,所以製造了許許多多錯的時間點。
多年後,才去質問當初的自己許許多多的為什麼。
可是,會有用嗎?

時間不會因為懊悔而倒退,它只會前進。
還記得你遇見她的第一抹笑容,你遇見她的第一次心動。
但記得也就只是記得了。

也只能是記得。

能找到一個懂你的人,很難。
但有時候卻又不小心走進了別人的心裡,怎麼好像很容易。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軟肋,遇到了一些人,你會毫不猶豫地攤開自己的軟肋給對方。
就好像是一種奉獻自己的儀式,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可是呢,然後呢,往往無疾而終。

或許三年前的我,從來不會去多思考這樣的問題。
但三年後的我,卻多了那麼多的理性成分,當初的我,宛如往事。
要怎麼做。

時間一直是每段故事的推手,沒有時間的催化,沒有一段故事可以進行。
經過時間的推移,我們往往忘了某些人某些事,那很自然。
可也因為時間的推移,有些人有些事反而更加清晰,仿佛是昨日發生,卻已經回不去。
時間的交織,讓生活錯開了很多點,每一個時間點,都有我們想記得或想忘記的事。

而也有些過去,我們選擇性遺忘。

好像真的能夠忘了什麼,好像真的能夠重新活過來。
都只不過是這世界渺小的一部分,誰又真的在乎這一切。
拋到腦後,活在當下。

對與錯,都只是一時,多年以後,剩下的也只是幾句寒暄。


2015年8月29日 星期六

Bersih 4.0 第一天分享與問題。

我們在Bersih 4.0!

今天早上九點多吃飽飽就出發前往集會,一路上都看見很多很多黃色衣服的大家,無畏政府將黃色Bersih4的衣服列為違禁品,一大早的吉隆坡就充斥了滿滿的黃色小兵。

我們選擇在Jalan Sultan作為第一站,到了中午才跟著大隊到Puduraya,而人潮也隨著越來越多,真的超乎意料,對於第一次參與集會的我來說,真的是非常大開眼界。在現場的我們,其實真的很難想象我們身陷在二十萬人出席的集會裡,因為在當下的情況,你只知道真的非常非常擁擠,根本很難爬到高處去看。所以當看到網絡上的全景照片的時候,真的非常驚訝,也非常感動!

2015年8月29日,吉隆坡的天氣非常非常熱,但身為馬來西亞人民的我們,通通都頂著烈日走向街上,其實心情很複雜,因為很多很多的網絡言論都說我們很大可能性會被攻擊,甚至被切斷網路,但是非常幸運的是,到目前為止,整個集會非常地和平,沒有發生任何衝突,也因為這一點,真的很為所有的馬來西亞人感到驕傲!

上一輩都站出來了,我們呢?

相信大家對於這兩位都不會感到陌生,非常幸運地在Jalan Sultan那裡遇見了他們。
這是一個不分年齡層,每一個我們都在努力的Bersih 4.0。
下午的天氣是連我們這種年輕人都覺得會被熱死的溫度,但老人家也沒有一絲怨言,拿著毛巾,擦著汗,做著和我們一樣的事情,為馬來西亞一樣的付出。

而身強體壯的,你們呢?

黃潮。吉隆坡。

而今天的集會,也讓我們發現到了一些問題,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這樣的情況,也希望看見這些文字的大家,我們一起更加進步,一起做得更好。
今天的集會,一直讓我處於比較冷靜的情況,我想好好觀察整個狀況,整件事情,和大家好好分享,要怎麼寫,才能讓大家更加明白在Bersih當中的我們都在做什麼。

第一,時間和天氣炎熱。

馬來西亞全年夏天,尤其這個時間段,真的是非常非常熱,而這一次的Bersih更是出現了前所未有的人潮,所以導致會場非常擁擠,也非常悶熱,步行在街道上的大家很多都敵不過大太陽的荼毒而中暑或者暈眩。
這讓我不禁思考,那下一次的集會是不是應該放在比較涼爽的時間點,時間的長短不能去定義我們付出的心,但是如果再更適合的時間點,說不定可以更加提高效率,也減少民眾發生問題的幾率,讓整個集會更加完善。

第二,咨詢傳達不足。

當我們步行到獨立廣場的時候,有非常多警力已經把現場封鎖,所以民眾皆不可進入,也因為人潮太多,電話收訊完全不好,所以對於咨詢的傳達,民眾大多數隻能口耳相傳,沒有辦法非常有效率地去提高咨詢的傳達,要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傳達第一資訊給民眾對於主辦單位來說,是非常非常艱巨的挑戰。
尤其,我們的電話網絡很可能隨時被政府干擾,民眾需要非常小心。

第三,民眾意識缺乏。

這是最主要的問題!
馬來西亞對於民眾發起的遊行還沒有很完善的規劃和經驗,在會場還是會看見很多民眾亂丟煙蒂,垃圾,還有當眾吸煙。這是非常不對的行為,在場的民眾要陪你吸二手煙,這樣的行為其實很不被接受。

再來,小喇叭!很多演說者在發表演講的時候,台下的人不分青紅皂白都在吹喇叭,要知道那類的喇叭或哨子真的很刺耳也很大聲,現場很需要氣氛,但干擾演說者不止是對其不尊重,也讓你周圍的人聽不見演說發表,這對你來說或許不重要,但我們都應該做好自己的部分,讓現場可以不要那麼躁動,能夠聆聽到應該被聽見的聲音。

比起很多國家,我們在規劃遊行方面還是非常缺乏經驗的,但最重要的還是民眾意識,大多數的馬來西亞人都沒參與過這樣的集會,也鮮少到外國碰見這樣的事,因為在我們的觀念里已經被注入了要遠離這些是非。



我們都可以做得更好,只要彼此互相提醒,互相尊重,不挑釁,就能夠更加維持現在的秩序還有和平的氛圍,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馬來西亞的每個你們都很棒,都很有勇氣,讓我們繼續下去!


Together, we can! 
see you tomorrow at Bersih 4.0!














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Bersih 4.0 馬來西亞水深火熱,你懂多少。

BERSIH 4.0

過兩天就是Bersih4.0了,坐在電腦面前的準備好了嗎?
這一次,我們國家面臨舉債7400億令吉,你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嗎?

大馬人口接近三千萬,平均每人負債RM224,000。

覺得無關痛癢?覺得對你根本沒有影響?
今年2015年,馬來西亞施行GST制度,在GST的運行下,人民的生活日漸困難,馬幣的幣值日漸貶值,甚至國外的部分兌換商已經停止馬幣交易,換句話說:

馬幣沒有人敢買進。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簡單而言,這會非常直接地影響所有在海外留學的學生,增加人民的負擔,還有在國內生活的所有你我他,會直接影響通貨膨脹,人民的生活只會越來越苦,而我們所持有的貨幣將會越來越不值錢,甚至,馬來西亞回面臨破產。

單是從非常簡單的經濟因素來看,馬來西亞的狀況已經岌岌可危。

而政治因素呢?

首相貪污26億令吉,可以被解讀為政治獻金。

蒙古女郎案件至今沒有人敢平反。

國內安全狀況亮起紅燈,外國遊客頻頻被劫。

馬航飛機失事,讓我們看見更多政府對緊急事件發生的無能處理。

馬幣貶值至新低點,正在淪為廢紙。

國內人民生活民不聊生,大量人才正在外流。


還需要我舉出多少例子,你才會正視問題的存在?
還要我舉出多少例子,你才會放下打遊戲的時間,八卦的時間,來關心我們的國家?

我們這一代人,已經是受過了教育,尤其80和90後的我們更應該了解國家目前的情勢,因為受到最大衝擊的必將會是我們這一代,還有我們的下一代。

馬來西亞,富饒的土地和優渥的天然優勢,可是執政超過50年的政府使我們的國家現在陷入民不聊生的情況,而我們只會抱怨,只會躲在背後做網絡的鍵盤狗熊。

你,怕內安法令。
你,怕很可能會發生的暴亂。
你,怕被無辜抓進監牢。
你,怕接下來可能面對的一切。


可是。


你,怎麼不怕馬來西亞就此一蹶不振。
你,怎麼就不怕我們的家,我們的下一代,更痛苦?


你不站出來,沒有人會為了我們而站出來。
Bersih或許也蒙上非常多的政治色彩,可是這是馬來西亞第一次有組織,並且是人民發起的集會,這裡面充滿了人民的訴求,人民的無奈,人民對國家的寄語。
或許相對香港,台灣,歐美國家而言,我們還做得不夠有組織,不夠好,但馬來西亞,我們踏出了第一步!

不要怕,不要慌,不要亂。
最壞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
努力的爭取,馬來西亞的未來才會在我們手中。

Bersih4.0,我去,你呢?



2015年8月22日 星期六

跳出框框,不要怕自己不一樣啊。

木槿花。彩霞。

常聽朋友提起:欸,我們都已經二十幾歲了,感覺生麼方向都還找不到,別人都已經拿到degree畢業了,去找工作了,我卻連畢業都還沒有,怎麼辦?

人生,怎麼辦?

是不是你也一樣?被所謂的人生設定感到困惑。
先是中學畢業了;然後一輪high爆后填下大學志願表去申請大學;然後大學念完了開始考慮要不要念碩士念博士;然後終於一切告一段落都畢業了就去找一份工作;然後在忙忙碌碌的生活里開始考慮結婚生子;然後在有了家庭後開始供車供房子供保險;然後有了小孩之後開始覺得要養兒防老踏踏實實工作為孩子存上一筆錢;然後呢?

日子走到這種時候了,然後呢?

然後,你就開始發現自己老了,開始發現自己的體力已經不如從前,開始發現人生充滿了滿滿的美好回憶還有年輕時留下的遺憾。

現在二十幾歲的你,不要怕來不及,不要著急跟著所謂的人生設定走。你總想著為什麼你和別人不一樣?為什麼你比別人慢?但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要和別人一樣?我們總是害怕成為和別人不一樣的人,那種不一樣總會讓我們覺得自己很卑微,好像總是落人之後,而我也有過這樣的感受,也很著急地要逼自己去過一樣的生活,逼自己快點趕上同年齡的人正在走的步道。

可是很久之後我才發現:我在著急什麼?

不要怕慢。
不要怕和別人不一樣,你有你的路,你有你的方向。
慢慢地放下別人的眼光;慢慢地順從自己的心;慢慢地去找出適合自己的路;慢慢地累計自己的實力;慢慢地相信只有更好的自己才能找到更好的方向。
不要怕比別人慢,要怕的,是找不到自己的生活步調。

慢慢來,比較快。

我現在二十幾歲,我也曾經有過迷惘的時候,或許三四十幾歲的你看到我的blog總會覺得我不切實際,還沒想到未來現實生活的考驗,但你就真的沒有留下過任何遺憾嗎?

我想表達的是,你想要的真正的所謂的自由,是在不成為任何人的負擔下才叫自由。

現實生活的確有很多金錢的束縛和考驗,沒有一切經濟能力的確很多事情真的會被綁手綁腳,甚至成為家裡的負擔,甚至變成自己的負擔。
所謂慢慢來的前提就是先讓自己慢慢地經濟獨立起來,從人生的每段生活慢慢地體驗出自己對於生活的認知和未來的規劃,你想要怎樣的生活,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真的很重要。著急地把自己逼到生活所謂的軌道里就真的會跟其他人一樣,自然而然地釐清自己想要什麼嗎?我覺得不然。

黑與白。灰色地帶。


你現在二十幾歲,未來是你自己的,在過著的生活也是你自己的。誰的生活沒有壓力?
家庭理念不同的壓力;經濟的壓力與逼迫;朋友之間漸行漸遠的無奈;情人間最後曲終人散的苦悶。
生活啊,這本來就是生活啊,那有誰的生活一帆風順不帶一點苦。
不要總是希望別人理解你的生活多不好,不要自暴自棄,不要怨天尤人。老天給你和別人不同的考驗,就是希望你會從這些考驗中得到不一樣的成熟與大器,只有和別人經歷的不一樣,你才會看見不一樣的風景啊。

不能總是覺得:
為什麼我就是要面對這樣的事情?
為什麼偏偏就是我?
為什麼老天那麼不公平?

不要這樣想:
那算了,我根本沒救了!
算了,我要放棄生活,混日子就好了啦!
算了,別人都放棄我了,我幹嘛還要努力?根本不需要啊!

比你過得糟糕的人還很多,你不需要煩惱三餐溫飽的問題就已經很幸運。看見自己擁有的,不要只羨慕別人擁有的,你也很棒,也是自己的一顆星星啊。
不要害怕跳出框框外,過不一樣的生活,只要最後能成為更好的人,就值得啦!

永遠要記得——
誰都不能放棄你,只有你自己。



2015年8月11日 星期二

19天。回家後的心。

19天。台北。

你說,幹嘛連牙膏都要拍起來?
我沒回答,只是笑。
心想,因為這是最直接地證明了我在台灣的19天啊。
19天,足以把一支旅行裝的牙膏接近擠完。
19天,足以把我的護手霜接近用完。
19天,我在台灣的夏天。

收拾行李的時間,照慣例拖到了最後一刻,匆匆忙忙地,或許才不會有時間感傷。

發生了太多我從來沒有預期的事情,得到了太多我不應該擁有的情感,遇見了太多不一樣的故事,聽見了太多原本只活在我想象裡的聲音,撞進了太多不一樣的生活裡。

這段旅程,太多驚喜。


傍晚。機翼。

走的那天,是下午四點多的飛機。
一個人在候機室等的時候還是不爭氣地落淚,一封封的簡訊在道別。
颱風沒有在我走之前到,所以沒有任何可以延飛的理由。
四點四十分,飛機起飛。
四個多小時,都在睡睡醒醒。
拿出筆記本,來來回回不知寫了多少東西,卻還是覺得整理不完。
太多的東西要寫,但手卻酸了。
轉頭一望,才發現已是暮時。
窗外的雲層很漂亮,紫色的藍色的紅色的橙色的,都在爭奇鬥艷。
心是平靜的,打了好長好長的簡訊,想要好好表達好自己的心情,卻好像也就只能這樣了。
直到遠處的萬家燈火時,才發現真的回到現實了。
不知覺,重重地深了呼吸。

到了機場,是你在欄杆外等我。
看見你,我只有一個想法,嗯,回家了。
你沒說什麼,就接過了我的行李,問我餓不餓。
我說,怎麼不抱抱我。你笑了笑,給了我一個擁抱。
沒變,但又好像變了。

場景。切換。

在來+的最後一天我都很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緒,不想要想起離別這件事。
腦袋一直浮出一個聲音:啊,下星期的這個時候我就回到馬來西亞了誒,要走了誒。
睜著眼睛努力地看清楚吧檯,想要把一切都好好記在腦袋裡,才剛剛認識不久的咖啡機,剛剛熟絡起來的同事,老闆請我喝的啤酒,大家聚在一起的笑聲。

還有,在花蓮的小房間。

那天滿滿的客人,努力地讓一切營運正常,卻居然下錯單,在來+那麼久從來都不曾試過,當下還蠻氣餒的,但還是安慰了自己,就當是一切都需要經歷過的吧!
其實是很滿足的,很想好好謝謝自己,即使中間遇到了那麼多事,也沒有放棄。雖然很挫敗,但我還是堅持了下來,給自己好好做了心理建設,給了自己滿滿的勇氣。
一路上也遇到了很多很棒的人,遇到了這麼好的老闆兼老師,願意放下心裡的防備收留了素未蒙面的我。
至於真正想對大家說的話,就等等我的信吧。
一八,大黑,小白,克洛伊,韓,寶禾,已晨。一堆神經病,哈哈哈。

In Your Eyes.

我很喜歡這張照片,別人眼中的我。
現在的生活狀態常常就是遇見不一樣的人,變不一樣的自己。
沒辦法以現在真正的自己去接觸所有人。
很多人都覺得我難搞,我很挑剔,我要求很高。
但生活不就是這樣嗎?你不讓自己進步誰來讓你進步?
我本來就不是很隨和的人,對於讓誰進來自己的世界這回事一直都沒辦法卸下心房。
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不足,也知道自己的高姿態常讓人對我很多意見。
但這就是我,你只是還沒辦法看見我的另一面,我的脆弱。
對於很多誤解,我都不解釋不說話,沉默是我最大的武器。

可這從來就不代表,我沒有脆弱。

在你眼裡,我活得光鮮亮麗。
在我眼裡,其實只是你沒必要懂我的難處。

陰影。之間。

從台灣回來,我更認識了自己,有些事情沒辦法再不處理。
遇見了那麼多那麼棒的人,從大家身上我看見了不一樣的自己,我發現我也可以用另外一種活法,我也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糟糕。
跳脫開現在的生活,我或許也可以有另一種生活。
你把我帶進了另外一個世界,帶我看見了那個世界到底有多麼不同。
我知道要適應那樣的世界對我而言不難,但這一切是不是我所想要的?還是其實一直都是為了你我才願意進入的?
好的壞的,都看盡。

那樣的世界沒什麼不好,只是可能和我所期盼的不太一樣。

摯友。

無意間看見了你的blog,你沒分享出來,所以到現在才看見。
去到台北找你是那年你們去台灣唸書時,我許下的承諾。
你們也一直在吵我,問我說什麼時候才要去台北玩,時間也其實是有的,但我一直都跑到其他的國家。
還很記得你嚇到的神情,反正當時我就覺得,就是這種表情,什麼都足夠!

我不想找你們玩,我想和你們一起生活,即使時間真的很短。但至少能彌補掉我們沒辦法在台灣一起生活的遺憾啊。
我們生活在不同的國家,但我們一直都一起在成長。

或許中間經歷了很多對方沒辦法馬上知道,馬上分享的事情,但最重要的是,我們都一起努力成為更好的人,我們都慢慢找到了自己的方向,更加認識自己。
這麼多年摸索中,也終於找到了自己一點點的生活節奏。
更加熱愛生活,一起對這世界保持滿滿的好奇心,一起去旅行,一起寫下故事。

有你和水母這樣的朋友,我很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