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2日 星期四

一個人的坦然。

一個人。
一種情緒空間。
一種溢出來的思緒。
一種掉進谷底而迸出的勇氣。

“你是一個很勇敢的女生。”妳們說。
“是嗎。”對著電話,我苦笑。

或許不是勇敢,或許只是選擇堅持。
路再平坦或坎坷,你終究只能選擇走完它。
卡在中間的人生會比咬著牙熬過去還難受一百倍。

沒有多想過什麼。
只要難過了,脆弱了,就讓自己想起那段痛苦。
“那些日子你都熬過來了,還有什麼不能的?”就這麼簡單。
但依舊太感性,依舊容易被觸動。
再怎麼熬,也終究也有一天要面對情緒脆弱的自己。

靜靜地,讓哽咽無聲。
默默地,讓眼淚瘋狂。
不傷害別人,唯有對自己發洩。
終究是自己的情緒,何苦讓他人來承擔。
終究是自己的故事,何苦指望他人來懂。

哭完了,就好了。
好得那麼簡單,好得那麼乾脆。
再醒來,又是新的一天。
沒有誰不能脆弱,那隻是做給別人看的伎倆。
對著自己,再不誠實,那就是真的虐待了吧。

看著別人的故事,重演著那些不堪。
聽著別人的泣訴,像是看著以前的自己。

唯有盡責地做完聽眾,把該說的說,該擁抱的擁抱。
然後,親愛的,你還是得自己去經歷啊。
相信我,現在的你,是不會聽進去我說的任何話的。
唯有經歷完了,傷害完了,你才會懂。

揮手送別聽眾,才是時候面對自己。
讓花灑沖下回憶,讓流水洗過情緒。
那麼多年了,才真的體會了——
“思念終究會隨著時間淡去,可殘忍的回憶卻永遠鮮明。”
能做的,不是逃避,而是承認。

承認,它曾經的存在。
承認,你無心的製造,它有心的存在。
承認,你以為的快樂,卻是以後的痛。
承認,你無邪的笑容,如今多了滄桑。
承認,你沒有能力去忘記。
承認,你只好承認。

因為我們終究只是個血肉構成的人。
因為我們始終有太多不能控制的情緒。
因為我們始終需要經歷傷痛才能夠成長。

而,
只有回憶,
才能提醒你,
是不是真的走過了。

“坦然面對自己的脆弱,才是繼續勇敢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