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6日 星期日

去了大理,離了人間。


大理。洱海。

去了大理。去了雙廊。
看了洱海。看了蒼山。
想了以前。想了未來。

可以的話,真希望多呆上一段日子。
除了食物不太習慣之外,其他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安靜美好。
像是去了一個世外桃源,沒人認識,沒人叨擾。
像是短暫離開了凡間,無事糾纏,無事煩惱。
安然入眠,靜於心中。
天亮,醒來,又離離開的那天更近了些。
安然入眠的著迷和不願離開的心情,那麼地矛盾。
夜晚的星空,和你捲縮在被窩裡的耳語。
一切,拋擲於後。

小船。泛舟。

你知道大理的風景有多美嗎。
美到可以讓我包容他的食物,他的廁所。
很粗俗,但也很直接地形容。

在大理,總是睡得很好。
早上總是不願意從棉被裡醒來。
眼前的美景不管看了多少天,依舊還是捨不得離開。
相機裡,滿滿的,都是勉強補抓下來的美景。
那樣的壯麗,豈是一個瞬間能補抓得住的。

男孩。單車。

可你知道嗎?最美的風景依舊是在我身邊的那個你。
從前,我總擔心你對我的好會是很短暫的,只是維持在熱戀期的好而已。
我心底很清楚,遇見你的時候,我已經將最單純的愛耗盡了。
我沒有把最單純的愛完整地留給你。
遇見你之前,我整整愛過六個夏天,對著同一個人。

但沒有他,也沒有遇見我的你啊。
你總讓我覺得,我們是很真實地在過日子。
是的,年歲上我的確還很年輕。
可轟轟烈烈,死去活來的愛情,早已不是我想要的了。

就像那天,我們一邊在房間裡看著電視。
你很自然地就拿起我的腳掌,替我按摩穴位。
身體不好,知道按摩一些特定穴位可以改善我的情況,你知道了,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從來不嫌麻煩,從來不覺得勉強。

總是愛看著替我認真按著穴位你的,問你一大堆無聊問題。
就像那天。
“誒,你真的會一直都對我那麼好嗎?”我問。
“當然會啊,為什麼你覺得不會呢?”你說。
“那如果說,如果哦,我們真的就這麼在一起一輩子,你也會對我那麼好嗎?你會看厭我的吧。” 我還真的挺煩人的。
“為什麼會看厭呢?我知道我對你的感情,我一定會一輩子都對你那麼好,我們有一輩子來證明啊。” 那麼地自然,你說。
“好啊,你說的啊。” 眼裡心裡都是對你滿滿的感動,嘴上卻那麼淡然。

一輩子啊。
多久沒聽見一輩子了,也多久不曾對人說過一輩子了。
經歷了那麼多,一輩子突然變得好長。
要一輩子都愛著同一個人,好像變得好難。
但從你嘴裡,卻是那麼地簡單,好像一輩子明天就過完了。
我真的希望,一輩子,就這樣。

是,我知道承諾一個人一輩子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甚至,結了婚都還可以離婚。一輩子在這個年代早就變成奢侈品了。
我是不知道我們會不會真的就那麼走下去一輩子,但我希望這個相信可以是值得相信的,我們是可以不一樣的。

你的寵溺,總是讓我忘了身邊的暴風雨。
你的貼心,總是讓我那麼地快樂。
親愛的,我想和你走遍全世界。

好嗎?

3 則留言:

  1. "我心底很清楚,遇見你的時候,我已經將最單純的愛耗盡了。
    我沒有把最單純的愛完整地留給你。" 我流泪了

    回覆刪除
  2. Why so sweet one?! Best wishes to you both!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