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小語。

“我總在你的雙眸裡看見自己的倒影。”不急不徐地,你這麼說。

“那有什麼好奇怪的?看見倒影很正常啊。” 帶著好笑的語氣,他說。

海風徐徐吹,你的髮絲從容不迫地飄揚在他眼前的風景裡。
陽光穿過雲層的早晨,別過一般故事裡盛夏的海邊,這是一個秋末。
沒有悲傷,沒有焦躁,沒有怒氣。
只有終於。

“可我從來都看不清你眼裡的我,就像你看不清我對你的一切。” 讓浪花輕輕撫摸過腳踝上和他一起的紋身,你如是說。

聽不出任何語氣,看不出任何感情。
卻,帶出那麼厚重的委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