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9日 星期三

彼岸花。小文。

“那是彼岸花,別碰,不祥的。” 
一句話,足以促成一段淵源。

那是彼岸花,盛開在那寥寥無人會經過的山崖間,妖妖鮮紅,似血帶暗。
那是我和你的相遇,看似無情還有情,用淚和彼岸花交織成的回憶,鮮烈地令人久久不能忘懷,只能化作一絲青煙斷柔腸。

那是一雙好看的眸子,似橙般的晨。
那是一頭如柳絲般的萬縷,似潑墨的夜。

他們相遇,相知,相惜,卻無法相愛。

我的眸子在你的眸子裡倒映著,卻沒有互相輝映。軲轆轆的珠子轉眼轉的,卻把你和我轉得再也遇不見了。
我對著你微笑,連嘴角都上揚的好看笑容,卻只有彼此知道那裡頭的悲戚,那堪清秋。

你說我不懂你的好;我說你不等我的人。
你說我不知你的心;我說你不從我的夢。
你說我不明你的情;我說你不成我的全。

我和你在幸福的那條路做了錯的選擇,崎嶇了原本該通往的路徑。
卻,在高唱離別的那條路上糾得緊緊的,怎麼拆也拆不掉。

我和你在一起的夢境裡被蒙蔽了雙眼,相信了那如冤魂死的夢魘。
卻,在開滿彼岸花的那路上淚得痴痴的,怎麼忍也忍不了。

在那裡,漆黑一片,我什麼也看不見,卻只知道腳底下有路,我只能跟著走。
我看著自己的手,半透明的,竟然一穿就透,我就知道,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終於,在那漆黑的世界,我看見了盛開的彼岸花,好紅好紅的,就像第一次見你的時候,還記得嗎。
可我不知道,見到那些花竟會讓我如斯地痛苦,望著那些花,竟然有重重的回憶在我腦袋裡肆虐。原來,他們開著的意義,就是讓人最後一次記得今生所有的一切。

我才恍然發現,我的今生,只有你,是我願意記得的部分。

你像個孩子般地牽起我的手,多稚嫩。
你像個惡魔般地留住我的心,多悸動。
你像個天使般地撫慰我的魂,多寬慰。

只是,那淚啊,如渺雨般地落。
只是,那心啊,如撕裂般地恸。
只是,那人啊,如晃世般地墜。

而今,走完了那條開滿彼岸花的橋,我以為終於能再看到你了。
可怎麼了?等著我的不是你。
可怎麼了?等著我的是她啊。

她手裡盛著一碗湯,對我微笑著。
她對我微笑著,臉上帶著稍稍的皺紋,看著她的眼,我無法對她說不。
別過頭,我執意想要記得你,不願一絲絲地忘記。
寧願狠狠地被回憶焚燒,也都不願去忘。

她輕觸了我的背,留下了一隻小小的印記。
她告訴我,就算你忘了今世,這會帶你找到他的。
我怔怔地望著她,知道這次再也沒有理由扭過頭。

我往後一開,黃泉路的另一端,是你還在為我的魂魄痛苦悲鳴。
我落下的淚,已經是暗紅的了。我腳下踩的,已經是不同的世界了。

我只好,只好。
頭一仰,嘴一抿,喉一熱,眼一閉,淚一傾,這一世,那一情,就一別。

下一世,我會帶着這印記找到你,你要記得。
就是那朵,我在墜入懸崖前想為你摘下的,彼岸花。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果,緣注定生死。”——《佛經》


**純粹想寫寫,謝謝看官捧場。=p

8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