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結,二零一二。

| on
09:03
回眸。回顧。

在我還沒有打這篇文章之前,我花了很多時間來尋找我到底要用什麼照片作為開頭。
後來我找了很久,翻遍了我的hard disk,我才驚覺,其實不管我用哪一張,他們都是我的2012不是嗎。
我學著習慣難以習慣的離別。
我離開了家去了新加坡唸書。
我做了一些工作探究這社會。

我別來有恙,不是老樣子。

霎那。永恆。

你用了什麼來總結你的二零一二?
這一年,對我來說,是個怎樣的一年。
二零一二,我走過了很多地方,經歷了很多東西,發生了很多事情,看遍了很多人心,試過很多奚落和呵護。
對於很多東西,都有了全面的新領悟和淡然。釋懷,是我這一年用了最多的心情。
我的2012沒有2011的下半年,就夠不成完整,感覺我的這一年,過得特別長特別漫漫。

我用了很久很久的時間去從新定義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因為很痛過。
我用了很傷很傷的狀態去從新找回碎裂的那二十一公克,因為很恸過。

這一年半,感覺像是度日如年,又像是快得我錯過了太多的瞬間。

那堪,清秋。

我有太多的情緒應該在這一年去消化去沉澱,但難過的是,有時候指有時間麻木自己才有辦法去面對接下來的事情。
我開始找到了新的方法度過對我來說很煎熬又很嶄新的2012。
我選擇不斷地出走,不斷地流離,不斷地消失。
一次又一次,我要打開自己的心去面對老天爺下給我的戰帖。
一次又一次,我最終得自己去撥開雲後的蒼穹尋找我的灰甲。
我做自己的公主,做自己的戰神,做自己的一切。
只因為,不該再有事情讓我不能左右自己。
所以,我很努力地去尋找另一個自己,努力地不要被羈絆住,卻還是做不到徹底的灑脫。

無止無盡。

對於親情,我知道沒有比他們更加愛我的人,我身上的病痛都是你們陪我承擔,我心裡所有的苦惱都是你們默默陪我化解,我不懂事過,但這一年半讓我體悟的太多了。
對於友情,我了解留不下的人就不要勉強了,真心懂你的人你趕也趕不走的,有太多的感謝我難以啟齒,但請相信一切我都銘記於心,恩恩怨怨都隨風過去,我不求什麼。
對於愛情,我做了五年多來最大的轉變,一路走到最後,我以為有結局了,卻沒想到的是——關於愛情,我還是,什麼都不懂。

窒息。

關於二零一二,我寫著寫著,就這樣子哭了。
關於二零一二,我想著想著,就恨不得忘了。
關於二零一二,我記著記著,就都不想記了。
關於二零一二,我嘆著嘆著,就隨風過去了。

好長好長的路,終於快畫上了句點。
新的你,準備好了嗎?我們的路程又快要從新開始了。
接下來又一個輪迴的三百六十五天,一起好好過,不要再那麼糾結了。
該忘的人,忘;該走的路,走;該愛的人,愛;該笑的事,笑。
新的一年,我要變得更好,更懂得自己,更懂得別人。

2012,再見。2013,你好。

眼光。世俗。

| on
04:51
世俗。眼光。

昨天晚上跟德發兄一起出去吃飯看電影。這倒是我們兩個難得一起單獨出門,聊了很多很多。不知怎麼的,就聊到了眼光的話題。
“你在不在意別人怎麼看你?” 我問。
“以前在意,現在早就不在意了,不然不是很辛苦。”德發兄答。
我記不住我們原本的談話內容,反正大意就是這樣。我們說了很多,談話間,突然發現自己已經不去在意那麼多所謂的眼光了。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很多人對我的一舉一動評頭論足。
和朋友吃飯,只要是異性,難免又有些話鑽進耳裡。只有很少的時候,那些話是好聽的。
那那些沒有鑽進耳裡的呢?大概我也無法想像有多難聽吧。

人云亦云。

出去讀書了,離開這裡了,是非也少了。
真的,在另一個地方過的日子真的輕鬆多了,耳根也清靜。
只是回來的時候,終究還是不得不面對,哎,我還是屬於這裡啊,離開再久,還是會回來的。
只是昨晚的談話,真的讓我覺得兄弟就是兄弟,講什麼都不用顧忌,也只有在同一個環境的朋友才了解某些感受。
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眼光,最後辛苦的只有自己,人生其實真的不長,花一些日子去在意就好,沒有誰可以在太年輕的時候做到灑脫,但執著夠了,就該放下了。
我們不是聖人,我們也會犯錯。不管你做得再好,始終還是有人喜歡把手往你身上指,然後開始口沫橫飛地說你怎樣怎樣。
與其去難受,去在意,去因為別人的眼光而阻止自己要做的事情,倒不如多對自己用心。因為有時候你的在意,傷害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會傷害到你身邊的人,他們也會跟著你難受的。
不要相信完美這種蠢話,沒有誰做得到真正的完美,只是不管誰的不完美,都會有另一個人去包容的,與其把自己包裝得那麼辛苦,那倒不如找個可以包容你不完美的人,一輩子,手牽手,過日子。

傾聽,暢笑。

這日子啊,只要有一些可以真心聽你講的人在你身邊,健健康康的,還有什麼不足的。
不要追求得太多,不要跑得太快,你會忘了身邊還有個人的。
既然你不喜歡我,就不要還點進來我的blog看我的文字;不要點進來我的insta然後開始看不順眼;不要點進來我的Facebook然後看著我的東西亂猜測;不要走在路上遇到我也要嘴癢
你從來都不是我生活上的座上嘉賓,又何苦為難自己看我的東西生氣呢,不過我相信,不管怎樣不爽,你還是一樣會忍不住關注我的。:)

小小的,流浪。

| on
06:24
舊。愛

這幾天因為心裡實在太太太太鬱悶,很多事情都要操心,實在憋屈得很,所以失踪的念頭又出現了,所以就隨性地出走了,所以又看了更多不同的東西了,所以心情真的比較曠闊一些了。
我只是習慣性地需要一些空間,事情發生的當下我不喜歡被打擾,我不想在任何人面前嚎啕大哭或者失態,除了那幾個人。失踪後,總可以讓我釐清狀況,才能再出現把事情解決。
謝謝包容我失踪的人,雖然我知道一定會很擔心很想打我,呵呵呵。


炎夏。涼心

在整個景點裡面,我最喜歡這個角落,說不出具體的為什麼,可能就是簡單的兩張藤椅,小小的,好像只專屬兩個人,容不下第三個人,跟愛情一樣。
嘿,那個匿名在未來的你,只要這地方還在,我以後一定帶你來這裡。就坐在這木棚下的小藤椅,陪我拍拍照,聽你談談未來,偶爾親親暱。
那麼簡單幸福的生活,夫復何求。


納納姐!

謝謝納納姐和劲鴻學長(?)收留了我一個晚上。其實真的打心底覺得你們兩個很適合彼此,跟你們一起短短的相處讓我覺得,如果這世界上有誰不相信愛情了,那看看你們就可以了。
哈哈哈,希望你們會一直這樣快快樂樂下去,簡簡單單的幸福生活,而且越過越好。
跟納納姐一起出門其實是一個很輕鬆的事情,你不想說的事情她不會問太多,她不會教訓你,但她會用分享的方式讓你自悟。牌照最討厭的事情就是被打擾,但納納姐不會,會靜下心去感受我們到的每一個地方,有個適合的旅伴是很難得的事。
有機會,再拜訪你們。=)


我對自己的事情雖然沒有做得很完美,但有些事情我還是有點分寸的。我只是不覺得現在對我需要對誰交代得那麼周詳,我只是,習慣了新的習慣,捨得了舊的不捨得。
我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我面對情緒的方式,但我只是不喜歡再為誰遷就我想要的方式。
我喜歡了這樣消化情緒,只要我好好的,只要我沒事,那還不夠嗎。

更多照片,點擊這裡

傾城之淚。

| on
23:30
時間。追逐。

今天是2012年12月14日,是擁抱情人節,是2012年裡最後一個情人節。
距離傳說中的瑪雅預言版的世界末日,還有七天,一個星期。
在我的個人觀念,我不大認為世界末日真的回來。
只是,如果,如果真的只剩一個星期你要做什麼。
最近看了一部電影《傾城之淚》,裡面的第一滴淚的故事讓我傾出眼淚。
電影裡面,女孩和男孩都是將死的癌症病患,女孩問男孩,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一天,你要做些什麼。

“只要我們在一起,死亡一點都不可怕。” 然後啊,我就淚崩了。

敢說分離的人並不勇敢,敢說不分離的人才是真的勇敢。
只要覺得不適合,不登對,然後說分開的人一大堆,哪裡都有得找,但真正敢留下和包容的人才,敢默默不計較時間的人,才真的勇敢。



《傾城之淚》第一滴淚,完整預告。

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一天,你還會做些什麼。
“ 我會把沒有結局的故事,寫完。”
然後讓你帶去天國,然後讓我墜下地獄。
永生,不得相隨相依,情緣就此終了。
你呢?

我可能不會愛你,可能。

| on
01:52
獨木。天涯

很早以前就已經看過了《我可能不會愛你》這部偶像劇。
但不管是什麼樣的戲,重新看第二遍總還是有不一樣的感覺,不一樣的領悟。
會重新看的原因是因為身邊最近很多人都在看。
“哇,如果我身邊也一樣有個李大仁就好了!”很多網友,尤其是女性都有這個想法。
但其實,我想問的是,如果有一個李大仁真的那麼好嗎。
不盡然吧,為什麼需要一個李大仁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
誰不希望什麼有個人那麼了解自己,那麼體貼,連家人都對他贊不絕口。
但悲傷的是,現實中的李大仁往往沒有那麼好的結局不是嗎。
他會是最後的選擇沒錯,但憑什麼就要他付出那麼多年了才得到女主角的回頭。
李大仁,還是不要在現實中出現比較好,不會那麼傷吧。

Smile like a boss.

最近放假,閒在家裡當米蟲的時間多了出來,腦袋沒事找事想的空間也多了出來。
有時候真的不想空下來,因為腦袋會變得很忙,情緒會變得很奇怪。
太多的事情是連思考都沒有幫助的,有太多的事情是無法一個人決定的。
但你覺得那件事情已經塵埃落定了之後,他又突然間燃起了小火苗,一點火星眼兒都令你焦躁不已。
而有些事情你明明沒抱著任何想法,他卻突然帶著燎原般的野火燒進你的生命,你卻只想撲滅他。
沒時間,沒心思,沒念頭去打理。
就讓你們肆意妄為好了,本宮累了。
我可能不會愛你,可能。


****還有,真心希望現在的年輕人多給點禮貌,真的很討厭看到那些以為花錢就可以了事的年輕人,而且那些錢還不是你們的,囂張得那麼理直氣壯,所有東西都是有循環關係的,注意一點吧

一個人,不怕。

| on
05:25
一個人走,不寂寞不孤獨,只要,心夠滿。

有時候去到一個地方,靜靜坐下來的時候,那面會感受的那份一個人的感覺。
每個人都會以不同的方式來詮釋那種感覺。
有些人害怕這樣一個人的感覺,有些人卻很可以享受這樣一個人的感覺。
你呢?會害怕在大家都出門,成雙成影的週末一個人嗎?

我知道,你就在前面的路等著我。

一個人在外面,不管讀書做工,難免會有難熬的時候,但請相信自己,沒有什麽可以阻礙自己。
如果你的另一半也隻身在外面打拼,不管他是男孩還是女孩,其實也一樣有脆弱的時候。

男孩,請理解你的女孩習慣了有人依靠有人照顧,現在卻要一個人獨立的生活,她會比平時還需要你,比平時還脆弱,比平時更煩人,但只要一些耐心和小花招,沒有哄不到的。

女孩,請你體諒你的男孩需要在外面打拼,要受人氣,他沒辦法像以前那樣遷就你的小任性,他希望你可以成熟點換下角色,你來照顧他,對調立場,我們都有責任去經營。

這兩段話,送給現在正在戀愛中的男男女女,熬過去,就結婚吧。

我在這片大海前,重疊著你走過的腳步,心空了。

很多事情都沒辦法傾訴,很多人你一輩子再也碰不得。
再難過的事情,再撕心裂肺,終有一天還是會過去的,對吧。
有些羈絆或許真的沒辦法放下,有些人或許真的沒辦法忘掉,但還是要學。
沒有學不會的事,沒有過不去的時間,我們都得往前走。
加油吧,一個人的你。

鹹鹹的海風,我的家。

| on
07:38
海邊,末日。

這是今天在家鄉的海邊拍的照片,不知道爲什麽,總覺得帶著一點點末日的感覺。
可能是因為傳說中的末日距離今天倒數15天了吧,雖然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抱著珍惜的心情過完每一天吧,因為你永遠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
如果生下來的日子真的就是世界末日前夕了,你還有什麽沒做的?有什麽想做的?有什麽人還沒見?有什麽還沒說的?

拖鞋,印記,留下。

來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沒想到炎炎下午,到了傍晚卻已經烏雲密佈了。
沒辦法追夕陽,只好隨手拍。這長長的木橋,真的塞滿了我所有童年回憶,而如今我卻已經要步入二十了。
不管在哪裡,有多累,只要回到這個小小的漁村,吹著鹹鹹的海風,心情就好多了,腦袋也不會那麼亂了。
有一個這樣屬於自己的地方,多好。

三姐妹。

當然,不管多漂亮的地方,最重要的還是誰在你身邊。
我們三個的五官不儘然相似,但惟有那一笑八顆牙的燦爛笑容最像。
在外讀書,才倍感瞭解家裡的溫暖。雖然這兩個八婆有時候很煩很欠打,嘴巴也從來不饒人,但最重要的是,我們從不讓別人欺負我們,有事一起挺。
無論如何,真的很幸運,有你們兩個混蛋妹妹在我身邊。

那天,傍晚。

在海邊出生,好像造就了我對海邊有一股特別的情結。
永遠永遠,我的家。

刺猬。

| on
00:19

人群中沒有你的目光,又怎能留住我的羈絆。

這次無意間拍的照片,很喜歡。相機拍出來的照片就是很純粹,不帶什麼雜質。一個眼神,一份傳遞。但我發現,好像不是每個人都懂。
終於終於,讀完了第一個學期,考完了第一次大學考試。我在這座城市竟然也待了兩個月了。
是時候回家了,候鳥也要歇息了。暫時擺脫這裡的安全步調,回到我的家了。然後兩個月後,一切又重新開始,循環再循環。

有時候,像照片一樣,我們都盯著一樣東西,不放。

有時候比起所謂的外拍,我真的還是喜歡自己控制鏡頭,雖然我都很喜歡拍自己,但只有我自己曉得哪個moment是我喜歡的,哪個角度是我隨心所欲的。
到現在也沒有接受過任何外拍,可能就像老師說的吧,是我自己不喜歡。所以還是自己拍自己就好,哈哈哈。
其實人也一樣,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在做什麼,只有你自己知道什麼才是對你最好的。但往往,深陷其中的時候,你就自亂了陣腳,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
最近身邊很多人都這樣,讓我覺得挺難受的,只有淡下心,你才能沉澱出一件事情的道理,只有坦白,才能接受自己。

讀解,眼語。

來到大學,發現周遭都有很多刺猬。但其實,一部分的他們卻不是真的刺猬,而是佯裝成刺猬,很喜歡猜度,很喜歡讓自己難受。
我明白生活中免不了就是會上演有詭計的戲碼,但其實身邊的人還是有值得你付出的。就算你對別人很真誠,然後被傷害,可是你不可以心裡不平衡,你要記得,今天他這樣對待你,有一天,他也會被同等對待的。這世界有很多不公平的事,但有一天,老天會幫你收拾的。
對自己寬容一點,日子沒有那麼緊繃。對自己好一點,日子就會變得可愛起來。走在路上,很多小小的事情其實都可以讓一天煥然一新,開得好看的花,小小的蝴蝶,優雅的步伐,開心的理由有很多,只是你願不願意讓自己開心而已。

燦爛一笑,不要對不起自己的今天。

我們穿著凡夫俗子的衣服,有著凡夫俗子的能力,就得認命一下,過一過凡夫俗子的日子。
人家對你不好,那你就對自己好。別人讓你失戀撕心裂肺,那你就趕快哭完然後讓他羨慕你的新生活。
我們總會遇到讓自己改變的人,但往往,那個讓我們改變的人,再也不會是擁有我們改變後的美好的人。
對也罷,錯也罷,沒有誰沒有被傷害過,也沒有誰不曾傷害誰。竟然我們都知道這是這世界的遊戲規則,那決定權就在於你了,玩不玩,跟不跟,是一件沒有人可以控制你的事情。
不小了,是該認真想想,日子怎麼過了。
渾渾噩噩地,都過了青春年華,那以後的日子,還有什麼資格抱怨,還有什麼資格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