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4日 星期日

♪ 提早的,生日。



昨晚提前慶祝了奚宗建陳章露的生日,兩位壽星公一個完全被蒙在鼓裡,一個完全被弄哭,算是蠻好玩的,但條件是真的很累啊啊啊啊。

早在接近三個星期前吧,就已經開始著手準備這兩個人的生日了,因為大家去讀書的去讀書,上課的上課,只有我這個廢人(我是有在教補習的!)還在等開學,所以自然就擔起一切了。

要讓五個在外地念大學,兩個在念高中,一個廢人有同一個時間聚在一起其實真的不簡單,長大了,活動圈子不同了,時間自然也不一定配合得到,能做的只有儘量。


兩位壽星公。

這兩個人,其中一個被我騙到完全不當是慶祝自己生日一回事,一直以為只是幫奚小弟慶祝生日,還跟我一起做卡片,到吹蛋糕的時候才知道原來自己也有一份,哈哈哈,你還是一樣很笨啊。

而奚小弟在吃飯的時候看著出席的人少得可憐,還一度哭了出來,藉故離席,讓我們啼笑皆非,只能說,你兩次生日都被玩到好可憐哦,哈哈哈。


在兩人完全不知怎麼情況下,林子陽和顏德發才拿著蛋糕衝出來,兩個人懵了的表情,實在好笑,哈哈哈。蛋糕還是我特地沖去定做的,結果兩個白癡把蠟燭插在名字上!



   我真的不是一個很有美術天分的人,但我只能說我盡力了,裏面大家的祝福語還是比較重要的,希望你們喜歡啦。還有禮物也是一番折騰才拿到的,奚小弟以後還是不要對自己太有信心,哈哈哈,看到你看到拖鞋的那個表情我真的很想大笑你!好好善待你的拍立得啊!還有陳章露手錶要好好收著,希望會很適合運動型的你!




八個人(當天少了李泰霖),來自五間不同的學校,卻因為同一個活動而變成如今的這個小小團體,其實真的不簡單。學校不同,讓我們在溝通上有一些不協調,但秉著真心,我想我們都很珍惜這份難得的友情。直到現在,大家分散在外地讀書,要見上一面也要事前溝通好。不能像以前那樣很隨意地見面。

還記得那一次我很難過很難過,你們拉我出來,在車上安慰我,煮面給我吃的時候,心裡很是感動。雖然沒有常說,但那份感謝一直被惦念著,希望你們都明白。中間也發生過問題,考驗過,但或許就是這份考驗,讓我明白,與其感歎友情的逝去,倒不如珍惜現在的擁有,沒有人可以控制這段友情的長度,我們能做的就只是把握。



最近在看這一本書——《愛自己》

作者實現在台灣當紅的作家——女王。我很欣賞她的犀利,她的見解。讀這些書,讓我難免發現,人生總是要經過低潮,才有辦法創造出高峰。她在感情上找到自己的價值,因為被傷害過,所以更懂得要愛自己。

妹妹說,她的性格和我有一些相似,我翻了翻覺得挺對的。

從小我就是一個很不怕死的小孩,很討厭小男生欺負女生,覺得女生贏不過男生。所以我和男生比賽騎腳踏車,當然難免有人仰馬翻的時候;和男生打架,當然不小心就被對方的家長說教;和男生比賽成績,當然還是女孩子比較早開竅;和男生打跆拳道,當然再痛我也會假裝瀟灑然後回家才擦藥;和男生嗆聲幫女生出頭,當然我只是虛張聲勢,對方若是打來我真的也只會硬著頭皮去打。

我就是一個骨子裡藏著小男孩的女生,所以我可以和男生相處得很好,很哥兒們的那種,但凡塵中總會有些閒言碎語說我怎樣怎樣。不過人豁達些也就不在乎了,反正我自己知道我在幹嘛,而別人不過喜歡談論我的生活,卻忘了其實你不是我生活中的座上嘉賓,所以何苦為難你自己來關心我的生活呢,還是多看好自己吧。=)


全世界,晚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