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2018

| on
09:30
上海。2018。初秋

25歲的第一天,是在上海醒來的。
透過窗紗投進床上的陽光,把屋裡灑得很溫暖。
是久違的自然醒,真好。
這一次,上海的初秋用美好的藍天白雲迎接了我,每一天都是有溫暖太陽的晴天。
走在既陌生又熟悉的老街,還是無法抗拒對上海的喜愛。

時隔一年,回到上海。
猶記第一次到上海時的未知心情,仿佛接下來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
一場天真的夢。

而如今,夢早就已經醒。
或許沒有一年的標桿,就不會知道這一年來的成長原來也是可以很多的。
什麼都在改變,都隨著歷練和經驗在成長。
但不變的,是自己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心依舊沒有被磨滅;對生活的美感追求依舊在和現實抵抗;對自己心境的沉澱和期許依舊還在成長。

而最重要的,還是一顆好奇心。
曾經以為投入社會和工作,會使我成為世俗所形容的大部分人一樣。
磨得對生活沒有熱情,過得一成不變周而復始。
可天性使然,加上後天不願屈服。
仍舊使自己可以對自己安心交代。

「你沒有成為自己不想成為的人。」心底的喃喃自語。
「呵,是還沒有而已。」那些害怕你和他們不一樣的人刷著你的ig,嘲諷地說道。

曾經害怕成為大部分人群中的不同,到如今能夠接受自己的不同并以此活得開心精彩。
那又有何不可?

其實我并不是什麼特別有勇氣的人。
只是生活真的是自己的,我更不可能一路走來沒碰過任何荊棘或不被認同感。
可是,你永遠不可能讓所有人滿意。
每個人的思維都不同,生長環境、教育程度、文化背景、天性涵養,都造就了所有人的不同。

只有懂得珍惜并認同自己的價值。
明白自己的缺陷和美好,才能走得更坦然。

我踏出去,看見了這個大千世界的所有美和丑。
不管別人怎麼說,這些我所真切接觸到的都會是我的所有養分。
即使你只是一個女孩,又何須將感情放在生命中的第一位。
餘生有人相伴確實是一件極其美好的事。

可只有把自己灌滿了養分,不單調。
方能更散發出自身的美,更懂得自己要的是什麼。

夜深了,只有8度的烏魯木齊下著小雨,而我的思緒卻飄回旅程最開始的上海。
屋裡的電視播著新聞,桌上還擺著一些在火車上買的青葡萄,一杯溫水在電腦桌上攤涼。
不斷注入腦中的思緒和畫面隨著鍵盤上幻化成文字,靜靜地,不被打擾。

還沒睡的你,晚安。
靜待下一篇文字。






问问自己。

| on
03:42

「可是我已经累了。」她说,语气里盡是滿滿的頹靡感,隨著肩膀的沉落下來的幅度,顯得有點駝背。
這些年所發生的事,是足以壓垮一個人的精神壓力的。
不斷地嘗試,不斷地去逼自己到他所要的極限,似乎有成功過,但也似乎沒有。

總到了一個以為沒事的點,然後瞬間又一切爆發。
爭吵不斷髮生,那麼地頻密,程度讓她一度懷疑自己到底還能再愛多久。

「可是我們還能試試啊,你不是還愛我嗎。」他問,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她沒有吭聲,這眼前的男人看起來是那麼地篤定,若不是經歷了若干一樣的循環,她或許真的會相信他們還有未來。
慣性地沉默,是她應對爭執唯一的方法,保護自己的壞習慣。

「這和愛無關,我們根本不適合,花了這麼久的時間嘗試,難道還要把彼此打碎才行嗎。」她說。
雙手被他攥得很緊,如果真的捨不得放手,為什麼這樣的執著不放在以前的努力。
「我們都放過彼此,好嗎。」流不出眼淚,心裡卻酸得要命。

「為什麼?」語氣是激烈的,他說。

「有些事情不過只是無限循環,錯的人一定會是錯的,你今天不是捨不得我也不是還愛我,你不過只是不甘心,過了一段時間,你今天的篤定和我們之間傷害彼此的循環又會重來,那又何必?」她從沒想過辯駁,但死了心對大家都好。

「所以,你不要我了?」一個男人的心碎與不要的尊嚴,全都在一句話里,表露無遺。
「是。」而她簡短的一個字,卻更像是再也不能心碎的句點。

回想過往,兩人在衝動下的在一起,在衝動下的關係發生。
這一些,蒙蔽了他們看見彼此性格的那些點。
讓他們花了好幾年去認識一個在一起好幾年的「陌生人」。

或許是荷爾蒙蒙蔽了雙眼,一直到了新鮮感都消退了以後,才發現了對方那些不足以用愛去彌補的確定。

是的,這與愛不愛無關。
早就不是花季的年齡,又何必來什麼轟轟烈烈。
要走一輩子的人,又能用多少衝動延續。

她何曾不心碎,但碎落一地之後,還是要放他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