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話可說的火鍋。

| on
03:41
 你我 · 日常

「曾經看過一部電影,裡面說火鍋是最能表達男女之間熱戀的一件事,是一種不可描述的過程,要不斷交換口水等,是熱戀時最親密的接觸之一,也隨著溫度變高而有著越來越熱絡的表現。」Z説,剛放下手中的勺子,盛了一碗湯。

「這說法還真的沒聽過。」E説,一臉不可置信,火鍋能跟熱戀扯上關係?

「我覺得聽起來好像也沒有違和感,電影整個畫面都表達得很好,確實飲食男女啊。那不然為什麼大家都那麼愛吃火鍋?」Z邊接著說,邊回憶起電影中的畫面。

「因為...吃火鍋能聊得比較久?」E説,小臉被蒸氣搞得紅彤彤的。

「那會不會有人吃著吃著,變得無話可說了呢?」Z突然靈光一閃,望著E如是說。

「什麼?把火鍋吃得無話可說?我真從來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事...」E的眼神是驚訝的,彷彿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那樣的眼神,就像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總不會相信不遠的將來,他們也面臨平淡的日子。
那些被荷爾蒙帶走的強烈情感,居然有一天也會消失。

環顧四周,的確不少吃著火鍋的男男女女。
有些歡聲笑語;有些靜默無聲。
為什麼會有如此的強烈對比?

那些寂寞無聲的眼神中其實到底剩下什麼?
會不會也想起當初熱戀時吃火鍋時,那些談不完的話,那些說不完的自己?

「或許,話總是說不完的。只是那個聽的人,還想不想聽而已。」Z沒說出口的話,默默在心底盤繞,生根。

是啊,一段感情不可能永遠激情。
永遠都將進入不同的階段,不同層度的了解。
人都是個體,都在不斷成長,其實你又怎可能完全地了解對方呢?
長期的相處,總會讓生活出現盲點,那些你以為你已經知道的Ta,其實又有多少是還存在。

人總要一些距離,才能發現那些已經「理所當然」的美。

你和我,我們都在變。
就像Z和E,在一頓火鍋中的交談,會否在若干年後還被記得。
那些,他們說好會一直記得的初衷和火花。

會變嗎?


最後你嫁給了誰。

| on
02:54
 婚礼 · 与你

「嘿,我要結婚了。」電話屏幕亮了起來,信息裏像是妳滿是喜悅的語氣。
「恭喜。」簡短的回覆,是打心底地替你高興,也知道這一路走來你多不容易。
「他對我很好,比他好,是能過一輩子的人。」妳說,想讓我知道你過得好,可終究有過去那個他的存在。
「那就放心了,婚禮記得發照片過來。」我說,有些人不提也罷。

妳有著所有少女幾近羨慕與渴望的求婚儀式。
那是在一片沙漠上,帳篷內是炙熱的火燭與熱情的音樂,還有兩家人的歡聲笑語見證中,妳點了頭。
像所有劇情一樣,他跪在妳面前,而妳一手擦拭眼角的眼淚,一手被他捧在手心,顫顫地為你戴上戒指。

多美,多好。

「還聯絡嗎?」我問。
「不聯絡了,不該聯絡了。」妳說。

是啊,拉拉扯扯了那麼多年,也該是時候跟過去道別了。
想起過去那時更年輕的我們,成天在一起除了揮霍青春的時光,也一起愛上了以為會在一起一輩子的人。
後來一樣的遠距離,但妳先經歷了。

「曾經大家也還是很努力想要維繫好的,對吧。」怎能不感嘆。
後來,還是他先說了分手,而機緣巧合下倒是我有機會和他見了一面。

「那麼喜歡,幹嘛分手?傻了?」我問,在陽台前,你抽著煙。
「看不見未來啊,我選擇留在這裡,她不來,那是真的沒有以後的。」你說,吸了一口煙,瞇起來的雙眼被吐出口的煙藏了起來,藏得真好。
「捨得?」我問。
「不是一個選擇題,不捨得,害了她。」你的眼神投入眼前的晚霞,那天的晚霞美得驚人,被黑暗吞噬前的最後絢麗。
而我們的對話,也隨著晚霞被黑暗吞沒了。
而你們的感情,也是。

「你以後也會這樣放棄我們嗎?」沒頭沒腦的,我問了B。
「不會啊,想辦法啊。」你說,說得那麼順其自然,說得彷彿你從沒想過放棄。
那是一個冬天,你牽著我的手,橫過馬路,而我們都以為不會再放開。

可最後,我們不也寫上了同樣的結局嗎。

「真好看!」終於,在妳朋友圈看見了婚禮的照片。
你披上白紗,嫁給一個我不認識的面孔,不是我以為的那個面孔,不是當初和我在陽台聊著你的少年。
妳終究嫁了,嫁給一個把妳捧在手心的人的。
照片裡,是妳美麗的笑容,你把自己的餘生交給了這個男人。
而我,只能把最真摯的祝福獻給妳。

沒去問,他有沒有給你獻上祝福。
不打擾,或許是他唯一能做的最好祝福。

只是,他依舊單身。

而我和B呢,更加成長了、成熟了。
在那些再也沒有對方的世界裡,各自安好。

披上白紗的那一天,望我們都是嫁給愛情。
餘生那麼長,誰說不能一輩子心動。
不敗給惰性、不敗給習慣,永遠記得當初愛上的悸動。
別讓自己的愛情與婚姻敗給——自己。